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秘闻:做演员蓝苹时曾为蒋介石祝寿?

核心提示: 读潘孑农《舞台银幕六十年》,见到这样一段让人大跌眼镜的文字:“蒋介石五十大寿,在上海‘闻人’的软硬兼施的‘情商’下,上海电影公司的巨头们发动全体大小‘明星’,搞了一次盛况空前的‘献机祝寿’大会串。

1936年秋,上海滩的报纸上出现了一则大广告,内容是为蒋介石“献机祝寿”。电影公司的巨头们为祝寿游艺会策动了一个“全明星”阵容——包括了几乎所有有名气的左翼影剧人员,其中还有“蓝苹”这个名字。这段隐藏在报章间的旧闻,是什么来历,又是怎样收场的呢?

■“献机祝寿”的广告上,有蓝苹的名字

读潘孑农《舞台银幕六十年》,见到这样一段让人大跌眼镜的文字:“蒋介石五十大寿,在上海‘闻人’的软硬兼施的‘情商’下,上海电影公司的巨头们发动全体大小‘明星’,搞了一次盛况空前的‘献机祝寿’大会串。形势逼人,谁也休想推辞掉。有的人当然是心甘情愿,唯恐失掉参加的‘荣誉’;有的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也有人编写了一个强抢别人喂养的鸡去拜寿的讽刺短剧,装扮着一片诚心。报纸上整版的广告,刊载全部参加的演员的姓名。”蓝苹与焉。

所谓“献机祝寿”,就是动员社会各界捐款购买战机,以加强国防,为蒋介石祝寿。党即国,蒋即党,当局试图利用民众爱国热情,造成党、国、蒋三位一体的舆论。以蓝苹在话剧电影界的地位,看来的确是“休想推辞掉”。在1930年代之上海,她是一流的话剧演员,二三流的电影明星。上海业余剧人协会演出《娜拉》、《大雷雨》,蓝苹皆是主角,在《都市风光》、《自由神》等影片中则为配角。1936年,蓝苹是联华影片公司职员,在蔡楚生导演的《王老五》中出任女主角,可惜该片遭“电剪会”阻挠未能及时上映。

■潘孑农认为,一则“秘密”救了自己一命

潘孑农本为创造社“小伙计”,1929年因参加左翼文艺运动被捕,“悔过”后被安排了工作,任职于南京市卫生局。“一·二八”事变后,潘接受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津贴,创办“民族主义文艺”刊物《矛盾》,却也刊发了一些“左联”、“剧联”盟员的抗日作品,遭日本领事抗议,当局给予停刊两月处分。

1958年,潘氏以“历史反革命”获刑5年。“文革”期间在劫难逃,又关了五百六十九天又半,突然就放出来了。他认为,有意无意间吐露的一则“秘密”救了自己一命。审查者想当然地认为,潘参加了上海电影界“献机祝寿”游艺会,要他交代情况,以便株连打击“黑线”。潘“身在曹营心在汉”,加之与左翼文化人有旧,故周扬等人于提倡“国防文学”时期,并不拒斥他。事实上,潘孑农时在南京,没有“恭逢盛会”。他想起自己的确在报纸上看到过演艺界献机祝寿广告,“蓝苹”赫然在列,便要审讯者自己去查。

遥想当日,专案组翻到那则广告,一开始必然是兴奋非常。“旗手”江青声称1930年代唯有自己和鲁迅心向毛主席,此乃“红线”;“四条汉子”所宗则是王明中央,是谓“黑线”。有了这条广告,“黑线人物”罪名即可升级——简直是心向蒋介石!然见到“蓝苹”二字,查报者想必满头虚汗淋漓!忐忑不安地走出图书馆,连日做恶梦亦未可知。潘孑农的案子也就不能追查下去——于是“革命的人道主义”,保外就医。这让我们想起了那则寓言:皇帝长了兔耳,终日戴帽,却无法瞒住理发师,只是不知专案组有无挖洞向大地吐露秘密的欲望?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