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样板戏为什么要用无迹可寻的地名人名

核心提示: 样板戏为什么要用一个无迹可寻的地名,毫无由来的人名?样板戏既然自命为“人类文艺史上最伟大的新篇章”,它当然要摆出一副横空出世的架势,号称和人类文艺史上的任何旧作划清界限,了无挂碍。

样板戏的改名行动

1969年样板戏正在加工修改,出了一个政治事件,那就是孙大德的“样板戏报告”。

当时选定的八个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是和真实的历史事件联系最紧密的一部。国共战争史上有威虎山剿匪的史实记录,有根据战斗经过创作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作者曲波已在国家一机部任职。文革前夕拍摄过故事片《林海雪原》,择取的就是《智取威虎山》这一段故事进行艺术加工。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人物,大量沿用了原作中的人物名字,杨子荣、少剑波、孙达德、李勇奇,土匪匪首座山雕等等,应该说,京剧《智取威虎山》和东北的那一场剿匪,没有办法撇清关系的。

孙达德的真名叫孙大德(也有说孙大得),当时在北京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做管理员。样板戏出了名,报纸开始追寻样板戏背后的真实人物,《北京晚报》在1969年7月31日,刊出了《访林海雪原中的孙大德》的新闻报道。也是出自宣传革命样板戏的好心,孙大德开始应邀在北京各厂矿、学校、部队作报告,宣讲当年的“小分队”剿匪经历,和眼前的《智取威虎山》相比照,让人们更好地体会生活和艺术的源泉关系。那年月报刊宣传卡得很死,新闻口径很窄,地方报刊可自主报道的东西太少。《北京晚报》抓住孙大德做文章,既符合宣传样板戏的上头精神,又可以提供一些人们关心的“幕后秘闻”之类的趣话,算是在严酷的文化管制下的一个不错的招数。

“文革”中人们对自己的嘴巴管得很紧,孙大德的报告没有什么出格的东西。除了歌颂杨子荣大智大勇,他不过说了些真实的生活记忆。比方小分队没有那么整齐严明,喝酒吃肉,穿着随便,解放军也有土匪习气,蝴蝶迷没有那么漂亮,威虎山打得没有那么曲折,杨子荣死得有点窝囊之类。就这些,毕竟是刻板的政治报告里没有的趣闻和花絮,孙大德一时热闹得很,到处请他作报告。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