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夫妇窃夺文物始末:总价343万仅付款766元(4)

核心提示: 一份史料   正像“文革”的许多问题至今仍是一笔糊涂帐一样,林彪集团窃夺文物的罪状恐怕也不可能搞得那么完整、清晰。因此,我所持有的这十几页材料,实际上只是一份反映林彪集团窃夺文物情况的材料,若将其冠一总名,可称之为《林彪集团主要成员窃夺国家及私人文物的若干记录》。

五、退回一批文物的情况

九届二中全会以后,林彪感到做贼心虚,71年3月份林彪的喽罗退回一批文物,当时来时,正遇到有别人在,他们偷偷摸摸的将这批东西搁在宣传队屋子里,事后他要取走从文管处拿东西的底单,想销赃灭迹。

二中全会后陈伯达的秘书急急忙忙退来一批东西。71年2月林(彪)退回一批东西。71年3月林的秘书来,要把他买的东西的单子要回去,我说“不行,应留下一份”。我们留了一份,现在才好统计。

以上所引的原始材料,出自《林彪集团成员到文物库房拿走文物的记录》和《林彪集团成员到文物管理处盗窃文物记录》。这两份揭发材料的作者为同一个人,此人是亲身经历事情经过的具体经手人。由于这两份材料各有独到的内容,因而笔者将两者做了汇集整理,既保持了原貌,又汇聚了各自独到的内容。对于原文中的一些文字疏漏又做了一些技术处理,以便阅读。

这位经手人的文字水平不高,有些内容在文字表达上欠清晰,但是大意可知。另有一份由另外一位经手人写的材料《由北海库“提供”资料文物库文物情况》,也是一份真实的第一手材料,但不如前引两份材料重要,故不再这里引述了。上面还提到另外一份材料《给林彪、陈伯达刻图章砚台的经过》,是一位篆刻家写的,因不是关于林彪集团窃夺文物的直接史料,故也不在这里引述。

仔细阅读前文引述的原始材料,可以看到许多鲜为人知的情况,其中有些情况特别值得注意。

——林彪当时是权倾天下,声名煊赫的副统帅、接班人,他本人是不可能亲自出面窃夺文物的。亲自出马的是他的老婆叶群和林、叶的秘书。叶群的地位也很尊贵,目标也太大,故来的次数也不多。来的最多的是林、叶的秘书。林、叶所窃夺的文物的数量在他们那个集团中是最多的。而陈伯达、黄永胜等人窃夺的文物则一般在数百件。林彪虽未亲自出面,但实际是窃夺文物的决定者、主谋。当他的秘书把那么多文物图书一次次地搬回毛家湾的时候,他不仅会完全知晓,而且一定会乐不可支,叹赏称好。林立果的兴趣似乎在新玩艺儿,他来文管所只对本不属于文保范围的唱片和八音盒感兴趣。

——林彪集团的主要成员不但在政治上一致,皆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在窃夺文物上也惊人的一致,林、陈、黄、吴、叶、李、邱,竟一个不缺地肆意窃夺文物。这个集团中,除陈伯达是文人外,其他都是武人,论文化,除林、陈高一些外,黄、吴、李、邱的文化并不高,但他们却都一致对文物古书发生了兴趣。他们的一致,并不是一致要批判所谓“四旧”(当时文物被列为“四旧”),更不是一致懂得鉴赏(只有陈伯达算个内行),而是一致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宝物,很值钱,所以值得收藏。于是,这些林彪集团的主要成员一个不落地都成了大贪官。

——林彪倒台以后,十大政治报告中有四句诗批判林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林彪集团的其他成员也差不多如此。陈伯达,一副左派大理论家的架式,成天高喊“革命”口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提法就出自此人之手。黄、吴、李、邱,紧跟副统帅,“左”的出奇,红的发紫。但他们实际干的却是颠覆国家政权和窃夺国家文物的龌龊勾当。1967年到1970年,正是这个反革命集团“革命”口号喊得最响的时候,也是他们的“革命声威”最显赫的时候,但恰恰就是这几年,也正是他们疯狂窃夺国家文物的时期。这几年中,林、叶的秘书竟来了文管处300多次,有时一天来三四次,陈伯达及秘书竟来了139次,有时陈一周要来三四次,一天有时要来两次。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他们每日里好像是在忙于“反修防修”,而实际上却是忙于盗窃文物,中饱私囊。他们是一伙中国历史上不曾有过的极左派贪官。

——说林彪集团是窃夺文物或盗窃文物,一点不假。用“窃夺”和“盗窃”这两个词,并没有冤枉他们。窃者,盗者,皆偷也,夺者,以权势相威逼也。他们就是利用自己的权势,为自己的偷盗行为做掩护。虽然他们拿走文物时也交了点钱,但那完全是象征性的。“书几分一本,文物几角一件”,“文物别超过20元,书别超过5元”,这不等于白拿吗?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珍贵古籍和文物呢?连陈伯达自己有一次都说:“我该(欠)你们(文管处)几百万了。”这伙人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属于穿窬之行,见不得人,因此行动起来鬼鬼祟祟。为掩人耳目,他们都有自己的代号,林、叶为不引人注意,派到文管处的秘书经常换人,“换过七八个经手人”,着装和乘车时也格外诡秘,他们的秘书有时一天来文管处三四次,“一次穿绿军服,一次穿空军服,一次穿蓝便服,车子也要换几次,有时坐上海,有时换伏尔加,有时换北京吉普,有时换骑自行车”。若不是“窃夺”、“盗窃”,何必要用这类诡秘、卑劣的手段呢?又何必在九届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