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精心设计的“接见”:我的兴趣是搞政治

核心提示: 想尽办法套近乎   1970年4月下旬,身为军委副主席的林彪从苏州回到北京,就在李德生任职命令颁发后不到20天,他同黄永胜、吴法宪商量,确定在他的住地毛家湾,接见李德生和总政治部二级部副部长以上干部。

 “我的兴趣是搞政治”

林彪开始言归正传了。他说:“我这个人是搞军事的,一向分工抓军事工作。

但是,我的兴趣是搞政治,搞无产阶级政治。我搞军事是斗争的需要,其实我年轻的时候就爱搞政治,对政治有兴趣。”

林彪讲到这里,叶群马上插话说:“林彪同志十几岁的时候,就爱读政治理论书籍。”

林彪再次肯定说:“我的职业是搞军事,兴趣是搞政治。”他指着黄永胜、吴法宪:“你们知道,我在东北,首先也是搞政治。”黄永胜连连应声说:“东北的胜利,也是靠政治。”这么一说,林彪不只是搞军事在行,而且兴趣在政治,是政治工作的内行啊。这就很清楚地告诉大家:解放军是“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你们总政治部做政治工作,当然也是“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了。而且,林副主席是“兴趣在政治”,“首先搞政治”,总政治部无论在政治上、组织上,岂不是都要听林副主席的﹖

林彪的“政治”是什么呢﹖他不讲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而是从他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以来的主张讲起。他反复宣传他提出的“突出政治”、“活学活用”、“四个第一”、“三八作风”、“四好连队”、“五好战士”等等。他进而把它们归结起来,说这些叫做“老一套”。他说“这些都是经过考验的,行之有效的”,“可不要以为老一套没有用,老一套好像不新鲜,但老一套很管用”,“不要怕人家说你们卖狗皮膏药,不要上当”。很显然,林彪是希望总政治部更加卖力地推行他的“老一套”。

他还借机点名攻击彭德怀、贺龙、罗瑞卿、陆定一,说他们是“搞技术第一”,是“搞资产阶级政治”。林彪的政治说穿了就是搞政变的政治,他在1966年5月18日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政变经”讲得非常露骨,以致毛泽东认为“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

 “围绕太阳转”的真实含义

林彪的讲话一层一层引向纵深。他讲“不能离开中心”,还打了个比喻说:“中心就是太阳,九大行星围绕太阳旋转,一切工作围绕太阳转。

毛主席就是太阳。”林彪是不是要大家围绕毛主席呢?从上面的讲话中,人们很难得出这个结论。下面的话才是他的本意。他说:“有些事不好做主,你们就请示,请示军委办事组,李德生同志也在内。”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总政治部的工作,要请示军委办事组、请示李德生;更可以理解为总政治部、“李德生同志也在内”,都要请示军委办事组。

林彪借攻击总参谋部、总政治部的领导同志罗瑞卿、肖华,威胁总政治部的同志。他指责他们有事“请示彭真、陆定一、邓小平、刘少奇,不走合法的组织路线”,“我本来是军委第一副主席,他们很多问题不找我。他们走邪门歪道,不合法,不合毛主席的组织路线。”吴法宪插话说:“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不找林副主席讲话,找邓小平、彭真大讲特讲。”林彪说:“他们无政府,到处乱跟,不请示报告。”其实,那时林彪称病,经常在外地疗养,开会请他与会、讲话,是很难请到的。

林彪话锋一转,告诫李德生说:“你们不要走不合法路线,要走合法路线,要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不抓根本,不走正道,总有一天要垮台。合乎政治原则,合乎组织原则,对革命有利,就不至于垮台。”

这一段话,大家听懂了,就是说,过去由罗荣桓、谭政、肖华先后担任主任的总政治部,不请示林彪,不听林彪的,“到处乱跟”,是“走邪门歪道,不合法”,所以先后都“垮台”了。今后,你们要听林副统帅的,要围绕他这个中心,所有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都是“九大行星”,都应当围绕林彪旋转,有谁敢不走他的组织路线,就必然垮台。“围绕太阳转”的真实含义,呼之欲出。

人们知道,历来的军队政治工作条例都规定,总政治部是党中央在军队的工作机关,是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的。从政治原则、组织原则上来说,总政治部历来是有了重大问题,都是直接向党中央、中央军委请示报告的。林彪却把请示党中央的负责人,说成是“不走正道,走歪道”,并且上升到“组织路线”的高度加以批评。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