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碎纸片牵出林彪“叛逃”事件的幕后人

核心提示: 后来我又讲了陆续处理公安系统来的人,以及处理沙河机场警卫连长带的全副武装班,空军驻怀柔导弹师政委、参谋长,总政保卫部徐部长等一系列问题。我只说一架直升机出政治事故,北京卫戍区领导要我们抓好战备工作。

[导读]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问谁认识黄永生,都摇头不答。9月14日下午这个“月”字送到卫戍区司令部,和“生”字一对,正是“胜”字。据说黄永胜看后傻了眼,往沙发一倒说“小林彪临死还拉我一把”。

碎纸片牵出林彪“叛逃”事件的幕后人

黄永胜

胡世寿:1928年生,安徽无为县黄姑乡人,1941年5月入伍,194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北京卫戍区副师长、师长,离休时任北京卫戍区司令部副参谋长。

九一三事件是我们党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事件,主要是两架飞机外逃,载着林彪等人的三叉戟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另一架直升机被英雄飞行员陈修文迫降在怀柔北部山区。我有幸亲临直升机现场,参与处理了九一三事件中的直升机一案。2011年是九一三事件40周年,我愿意把这一段历史告诉大家。

1971年9月13日早晨5时多,我像往常一样到大操场,准备出操。师长张良友叫住我,让我去执行紧急任务。张师长说刚接到吴忠司令员从人民大会堂打来的电话,怀柔北部山区上空有一架直升机要迫降,要我们三师立即派人去处理。张师长还交代,机上人员要是活的,不能让他死了;如果死了要看好。对直升机上的东西,如文件、武器要看管好,决不能让空军搞走。

我立即去办公楼打电话,准备通知七团派一个连去现场。这时部队还没有吹起床号,操场上还没有人,我在去办公楼途中碰到司令部坦克科参谋杨景庭。他拿着腰带准备出操,我临时“抓”他跟我去执行任务。我们快走到办公楼时,碰上副参谋长曹玉培,我当即叫他通知七团去一个武装连,紧急到怀柔北部山区。

我和参谋杨景庭什么武器也没有带,就急忙坐上嘎斯69出发了,此时还不到6时。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感觉是大事。我心里非常焦急,也没有去想为什么不能让空军插手,明明是他们的飞机嘛。我命令司机开到80迈。怀柔地区的道路还算平整,只是窄一些,好在清晨没有什么车辆,6时30分我们到达怀柔西边的渤海所。

我们到时直升机已经迫降在时令河的河滩上,这是一块四面环山的小盆地。七团的武装连还没有赶到,直升机现场全是民兵和老百姓,人山人海,也搞不清有多少人,反正直升机周围全是人。怀柔山区解放前是革命老区,老百姓警惕性都很高。而且他们日落而息,日出而作。正是起床时间,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拿着锄头、铁锹、棍子,大声喊叫着抓特务。他们七嘴八舌说,直升机是早晨4、5时来的,然后降落的,声音非常大,而且直升机在空中抖动不止。

我们到达现场时,我看见直升机上有一个飞行员(陈修文)歪倒在驾驶舱里,又查看了附近玉米地有两具死尸(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和处长于新野)。我问村干部有没有活人。众人七嘴八舌地说:有两个活人,一个到了沙峪,一个在渤海所。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