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美国官员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中的毛泽东(6)

核心提示: 洛德说:实际上,基辛格同毛泽东最后几次会谈时,毛泽东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了,只能咕哝地说出几个字。不过我们还是有点怀疑的。他咕哝出可能三四个字,然后我们从翻译那里听到了5分钟的翻译。

对中国人谈判风格的看法

当被问及如何比较与中国人和俄国人打交道的经历时,洛德说,与中国人和俄国人打交道的不同在于,“同苏联我们有大量具体的问题来谈判:军控、经济、国际关系的原则,所以议事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同中国人的关系更多是概念上的,我们不得不打消彼此的疑虑,说服对方我们双方的共同利益是什么,概述长期的趋势。所以,不会有具体的协议。这也是我们不停地向中国人通报苏联同我们关系的一个原因。一方面是让他们相信我们没有背着他们做任何事,另外也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们同苏联签订了大量具体协议,同中国则没有签订这些,让他们对此感到紧张,以此来刺激中国人与我们搞好关系。

20世纪70年代早期,尼克松和基辛格发现,中国人的风格更加令人愉快、有吸引力、简单,虽然打起交道来并不容易,但至少比俄国人更加可靠。同俄国人在一起,感觉是在同地毯商打交道。他们会走进来,漫天要价,然后讨价还价,就像在集市里一样,直到你亮出自己的底线,而你永远无法非常清楚地知道何时达到对方的底线。

中国人通常的方式是一开始就摆出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他们的底线,实际上是说他们有这些原则。我们不得不尊重这些原则。但之后在此框架内,对细节和策略都是灵活的。

所以尼克松和基辛格觉得同中国人在一起比同苏联人在一起更加愉快。你可以推测出他们真正需要的,很快达成可能的妥协,这同苏联人相反”。

斯考克罗夫特补充说:“同中国人打交道,双方没有共同的背景。我们正走出20年的完全隔离状态。20年来双方没有任何交流,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同苏联人打交道,基本上就是敌对的方式。我们彼此不喜欢对方;我们也明确表示不喜欢对方。我们走到谈判桌前是因为我们认为双方可以做些实际的事情来改善关系,减少这种关系的危险和紧张,但是没有什么基本的给予与索取的精神,没有任何信任可言。这是讲求实际的谈判中最为艰难的。”

傅立民说:“同中国人,我们是包办婚姻。这种婚姻关系一开始并非由双方的爱慕之情推动。当时没有任何爱慕。但当我们开始交流后,我们发现了对彼此的好感,可能比这感情还更深些。中国人有一种非常与众不同的谈判风格。那就是中国人对待原则与具体协议的态度是全然不同的。原则是战略目标,不可改变。具体协议是达成同这些战略目标一致的共同目的的手段。这是非常与众不同的风格,同欧洲人或俄罗斯人的风格的确没有共同之处。美国人日益发现这种风格相当有吸引力。”

以上这些,不过是大历史中的小细节,但窥豹一斑,足以说明中美关系正常化来之不易,意义重大。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从尼克松访华至今,中美关系已然走过了40年风风雨雨。正如与会者们所说:“美中关系一直是一种甜蜜与酸涩交织的关系。它无论对美国还是中国,都是相当重要的。虽然非常微妙、非常敏感,虽然容易起起落落,但这种关系长期看来不仅重要,而且是一直在发展着的。”目前,中美正致力于共同努力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虽然这一进程不可避免地存在困难和波折,但相信合作对双方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