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迫害狂”康生:粗暴整人令毛岸英都震惊(2)

核心提示: 原人民出版社社长曾彦修,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在康生领导下工作。在长期的工作交往中,对康生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这篇由他口述的文章,记述了一个真实的康生。

害人成性,心狠手辣

至于康生的为人,根本不用说,他是个害人狂。

1948年我还是在搞土改。春节前几天,我们到了黄河北面不远的阳信,再到何家湾村,渤海区党委就住在这里。当时康生给我们讲了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出狱的事。六十一个人出狱时大概填了什么表,登了什么报,办理了出狱手续等等,清楚得很。但“文革”时康生却说他们全部是“叛徒”。

我们去山东土改之前,康生已经在山东一两个月了。原来是邓子恢在那里管渤海区党委的整党(土地改革前,一般第一个步骤是整党)。邓老没有康生那么厉害,有些下不了手,于是总指挥换成了康生。他在山东扫荡了两个区党委,被他斗下去的一个是渤海区党委书记景晓村,另外一个是胶东区党委书记林浩。

整这两个人的详细情况我们丝毫不知道,通过毛岸英,我们感觉到一些。当时我们叫康生为康老。毛岸英当时刚从苏联回来不久,讲话比较随便,说康老整林浩太粗暴了。一个政治局委员,怎么能这样整人呢?!

文革中,康生整人就更不用说了,他开了一堆名单,党的中央委员会、民主党派的人物都有,他把这些人害得很惨。

他的秘书凌云(曾任公安部长),早在延安枣园社会部的时候就跟着他。文革中凌云被关进了秦诚监狱,凌云说,就是康生干的。

解放初,康生和夫人曹轶欧,在济南不知道什么原因闹得非常紧张,康生得了神经病。凌云把曹请到他家,把好房子让给曹住,避免他们闹得太僵,影响康生的工作。康生当时是中央山东分局的书记。凌云说,我个人不仅为他服务很多年,他家庭的矛盾我也在调解。结果,把我弄进秦城也是他提出来的。

康生迫害人太普遍,好像要不断地迫害人,才能生存似的。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