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试图纠正大跃进的问题为何没到位? (5)

会议做出的《关于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的决议》提出,要注意国民经济各部门按比例发展的客观法则,一方面继续反对保守,破除迷信敢想敢说敢做,另一方面则要压缩空气,反对浮夸。

会议对8月北戴河会议确定的高指标做了较大幅度压缩。尽管压缩后的指标仍然吓人,但毕竟迈出了第一步。

会议还做出了一项特别引人注目的决定:《同意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关于他不做下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候选人的建议的决定》。决定稿是经毛泽东最后修改审定的。他增加的内容不多,有三点:这个建议是一个积极的建议;在将来,如果出现某种特殊情况需要他再担任这种工作的时候,仍然可以根据人民的意见和党的决定,再提他担任国家主席的职务;应向党内外干部群众进行充分的解释而不致有所误解。

他在南宁会议上曾经提出的这个设想,今天终于获得结果。12月18日,《人民日报》将这项决议公诸于众。

尽管一篇《张鲁传》再次引发了毛泽东对人民公社运动和共产主义的诸多感慨和不尽向往,但“纠左”的许多迹象,确使党内许多曾为高指标和浮夸风焦虑不安的人轻舒了一口气。

八届六中全会后,毛泽东往广州小憩,借此一洗这一年马不停蹄的疲倦。难得有这份闲心,他通览了自己几十年的诗词作品,并对评论界一直争议未决的地方一一注解说明,意在以“谢注家,兼谢读者”。

几十年征战,往事历历在目。字里行间,再起硝烟。

曾经沧海,哪一片是可耕的桑田?

毛泽东在思索。

12月30日,毛泽东从广州返回北京。1959年的元旦即将到来。

谁也不会料到,1959年,中国的历史将再一次极富戏剧性地拐个大弯。

文章摘自《毛泽东在1958》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