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国军少将披露:1932年宋子文曾联合张学良反蒋

核心提示: 是年冬,宋几次秘密往返北平,与在北平的张学良密商,决计联合反蒋。宋命令温应星把驻陇海铁路以东的几万名税警总团部队乘火车开赴北平,准备用“请蒋下野,以清君侧”的名义反蒋。但行军目标极大,引起在郑州的河南省主席刘峙的注意。刘问温应星此行奉谁命令?温答奉宋之命。刘即用长途电话告知在保定忙于剿共的蒋介石,蒋获电急令温:“没有军事委员会命令,任何部队不得私自调动。你部火速返原驻地待命。

莫雄 资料图

雄 资料图

1928年,张发奎为李济深所反击,退出广州,投靠蒋介石。不久,又在湖北宜昌反蒋,旋即失败,逃抵广西,联合李宗仁,出师东下,企图夺取广州。抵达广州近郊白云山附近时,张部有两个师为蒋介石收买,阵前倒戈,李、张联军溃败,逃返广西。

我当时任张部新编薛岳第二师第三团团长。出发进攻广州前,奉张命到广东组织“别动军”,张、李兵败,我立即遣散别动军,也回到广西。

1930年底,我感到跟随张发奎没有什么出路,便跑到上海,见到宋子文,当时宋是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宋给我以财政部视察的职务。蒋介石却忙于屠杀革命人民,国民党人大都拜倒蒋介石脚下,但也有人坚决反蒋的,如何香凝、邓演达等。全国人民寄希望于共产党。

我的财政部视察,是一个挂名领干薪的官儿,终日闲荡。恰好碰到旧部刘哑佛,他是安徽合肥人。1925年我任建国粤军第十一师师长时,由同盟会会员金维复等给我介绍认识的。当时我见他头脑新颖,思想进步,就任他做我师的政治部主任。但共事不到一个月,我师为蒋介石所缴械,便分开了。这次上海重逢,欣然道故,十分高兴。从此他常到我寓所闲谈,并介绍严希纯(解放后任全国计量局局长)、项与年(真名梁明德,解放后任辽宁省监察厅副厅长)、华克之(解放后在国务院外交部任职)以及袁良邹、何文风、莫钺等同志与我往来。我感到他们都是朝气蓬勃、革命精神充沛的人,我和他们相处,极感愉快。他们常把革命道理讲给我听,从言谈中发觉他们有崇高的理想和渊博的学问,使我非常拜服。他们又把苏联革命的经过,详细给我介绍,还把中国共产党的情况和当前革命的形势,讲给我知道。我真是顿开茅塞,对他们更加爱重。互相之间,情感更笃。他们知道我在国民党中资格老,社交广。就请我设法保释几个被捕入狱的共产党员。我也愿为之奔走。便去找当时上海警察局长文鸿恩,文与我素有交情,在我请求和劝说下,便把几个在狱的共产党员释放了。刘哑佛等很感激我。我当时非常倾慕共产党,极想参加党,请严希纯作介绍人,严请示上级上海地下党领导人李克农。李叫严转知我说:“莫先生是孙中山先生忠实信徒,想参加共产党,党是欢迎的。组织上认为莫先生在国民党中资格老,社交广,为方便工作起见,以不参加党为好。今后参加党的机会很多,他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凡对党有利的事,望莫先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共产党,能做到这样,我们就十分满意了。”我听后,觉得很有道理,极为高兴。表示就这样办。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