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最后的政治遗言:邓小平为第一副总理(4)

核心提示: 1975年9月,以维尔德茨为首的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访华,周恩来负责接待,他似乎已意识到今后很难再有机会接见外宾了,所以作为他最后的政治遗言。他谈到了中国的接班人问题。

周总理表示了感谢。他一个个地点名请维尔德茨转达对罗马尼亚领导人的问候,从罗总统、总理到熟悉的老朋友。周总理还特别关切地询问了当时同样身染沉疴的波德纳拉希第一副总理的健康情况:“他的病怎么样?听说他也很困难?”当维尔德茨说,波德纳拉希也不大好时,周总理又一次要维尔德茨回去后代他问好。接着,当维尔德茨说“我和纪登奎同志会谈得很好,一致认为要进一步发展两国各方面的友好合作关系”时,周总理再次坚定地说:“我们两党、两国的关系很好,今后一定能发展得更好!”

接着,维尔德茨询问了周总理的健康情况,周总理显示了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对生死问题的达观坦然与大无畏,他泰然而诙谐地谈到死神的来临说:“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接着,周总理感慨地说:“时间过得真快!还只有10年,就在10年前,我到布加勒斯特去参加乔治乌-德治的葬礼,大衣也没穿,步行走了一个多钟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就连几分钟也走不了了!”这是多么真切感人的话啊!为了冲淡这过于凝重的气氛,周总理无限深情地回忆起了以前访问罗马尼亚的美好印象:“我再也不能看到漂亮的布加勒斯特了;但是我还可以从电影上、从照片上、从图画上看到她!”这寥寥数语,是一位即将告别人生的伟人抒发出的对人生的无限热爱,是多么感人肺腑啊!翻译着这些话,我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眼看着已经二十分钟过去了。维尔德茨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看了看表,准备告辞了。始终注意倾听的周总理,立刻发现了维尔德茨的迟疑,随即幽默地说:“看来我们的谈话没意思,否则你不会看手表。”

维尔德茨立刻说:“不,很有意思,只是医院有规矩,而我是守纪律的。”

周总理给他解除顾虑说:“医生不会惩罚客人,我们接着谈。”

当时,周总理似乎已意识到,今后很难再有机会接见外宾了,所以有意识地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作为他最后的政治遗言。他谈到了中国的接班人问题。我想,这大概是总理执意会见维尔德茨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多少年后,我才懂得了周总理的这次会见意义。

那个年代,中国正处在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领导核心年迈而重病缠身之际,周总理在毛主席支持下,已经赋予邓小平以党政军领导的重任。因此,“四人帮”意欲篡党夺权,把邓小平当作最大的绊脚石,施展各种阴谋诡计欲以除之,加以各种罪名进行打击。就在这阴霾密布之际,周总理既忧心如焚,又对邓小平寄托着无限希望。他对维尔德茨说:“经过半个多世纪毛泽东思想培育的中国共产党,是有许多有才干、有能力的领导人的。”他说:“现在,第一副总理已经全面负起责任来了。”虽然当时邓小平的正式职务就是“副总理”,但是,周总理却刻意称邓小平为“第一副总理”。这时,纪登奎插话解释说:这就是邓小平同志。接着,周总理斩钉截铁地说:“具有55年光荣历史的中国共产党,是敢于斗争的!”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