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西路军失败因中央想获苏联援助 非张国焘错误(2)

核心提示: 由于中共希望得到苏联的援助,“打通苏联”成为了中共的战略方针。如前所述,9月27日共产国际电告中共中央,苏联目前的计划仍然是从外蒙提供援助,红军必须夺取定远营前伸至外蒙边境截取物质。

渡过黄河是中央的命令

1936年9月,围绕红四方面军是北上还是西进,张国焘等人与中共中央产生分歧。张坚持西进,中央要求北上。当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徐向前率领下,越过洮州(临潭),西进到甘、青边境时,遭到了大自然的阻隔。徐向前打听到的情况是,黄河对岸已经进入大雪封山的季节,气候寒冷,道路难行。徐向前觉得渡河计划难以实现,于是返回洮州,向张国焘汇报。9月27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在洮州开会,决定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师。10月7日,四方面军与红一、二方面军回合,9日在济宁联欢。20日继续北上,23日到达靖远境内打拉池,与彭德怀所率红一方面军主力会师。中共中央决定进行宁夏战役,打通苏联。

在西路军渡过黄河的问题上,此前的党史书籍宣称是张国焘所下的命令。秦生的研究证实,西路军渡过黄河,首先是中央下达的命令。而这一命令的背后,是中共当时希望打通苏联,取得援助的军事战略使然。而共产国际9月27日电告中共,苏联只能从外蒙提供援助,红军必须夺取定远营,并前伸到外蒙边界接取物资。10月18日,共产国际通知中共,明确了援助物资的数量和具体接运方式。于是,中共开始考虑10月到11月造船渡河,夺取宁夏。

10月11日,中共中央和军委致电朱德和张国焘及一二四方面军领导人,正式发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即宁夏作战计划,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四方面军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秦生的研究显示,因为张国焘过去的错误,毛泽东此时对于张国焘属“限制使用”———一方面,“朱、张以两总名义,依照中央与军委之决定指挥各军作战”;另一方面,毛泽东在10月10日电报中特别提醒彭德怀,“为使之增加对于执行军事任务之坚决性,防止可能的动摇性(在目前是防止对宁夏战役之某种可能的动摇),兄须加以特别之注意。”13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要做好应对可能复杂情况的准备,“充分注意个别同志之可能的动摇性。准备在无别部参加时,野战军单独执行冰期计划”。从后来的情况看,张国焘在西路军渡过黄河之后,对于中共中央的命令几乎都是无条件服从。

10月19日,中央军委回电称,“30军渡河以至少备足十个船开始渡河为宜,恐船过少载兵不多,不能一举成功。二十日渡河问题,是否推迟数日,请依具体情况斟酌。”

23日黄昏,30军向靖远城以南的营房滩、红嘴子运动,准备从那里抢渡黄河。根据李先念的回忆,由于未查清楚河面情况,夜间又看不见,渡河没有成功,敌人也没有发现。次日,四方面军领导陈昌浩、徐向前致电红军总部建议: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轴方向活动,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红军总部25日回电批准。25日,军委致电彭德怀,要其与朱、张、详商“三十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九军似以暂不渡为宜”。

根据中革军委和红军总部的命令,红三十军24日开始渡河行动,担任前卫的二六三团夺取了滩头阵地,迁灭守敌一个连。至25日晚,红三十军全部渡过了黄河。据徐向前回忆,26日,中革军委电令九军过河:“三十军、九军过河后,可以三十军占领永登,九军必须强占红水以北之枢纽地带,并准备袭取战略要地定远营,此是极重要一着。”11月7日,渡河行动结束。红四方面军第五军、九军、三十军以及骑兵师、特务团、教导团、妇女独立团等工21800多人组成的西路军,开始转战河西走廊。

但是,四方面军并没有完全渡过黄河。陈昌浩、徐向前27日致电红军总部与中央军委,建议红四方面军全部渡河,张国焘对此很赞成。当即部署三十一军开往河边,准备渡河。30日,中央又改变同意三十一军渡河的命令,让三十一军照彭德怀部署执行任务(海打战役),胜利后由中卫渡河。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