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国共大陆最后一战的台前幕后(3)

东山保卫战

增援十万火急。紧要关头,陈毅给叶飞打来电话。

放下电话不久,东山保卫战就打响了。

胡琏这次偷袭东山岛的阵势十分壮观。16日晨5时半,13艘舰艇像一条游蛇,不声不响地游进东山东海岸。随着胡琏一声令下,从登陆艇上开出21辆水陆两用坦克,昂头登上海滩。第一拨6000人马,紧随坦克跟进,气势汹汹地抢滩登陆。

严阵以待的我守岛官兵立即予敌以迎头痛击。霎时间,枪炮声、喊杀声震天动地响起,撕破了海岛凌晨的寂静。游梅耀的布阵起到了明显效果,放在滩头一线的尖子小分队迟滞了国民党军的行动,使敌人延至8时前后才陆续抵达前沿。

胡琏见偷袭不成,遂下令海、空力量加入战斗。一时间,飞机滥炸,舰炮狂轰。从新竹机场起飞的十几架运输机飞到八尺门上空,天女散花似的丢下一批批伞兵。这是国民党军首次在战争中使用伞兵。

叶飞密切关注着战况。战斗打响后,他即按预定作战方案,命令三十一军(留一个师守备厦门)与二十八军八十二师分别由泉州、漳州南下,用沿线地方的客货运输车辆运送增援东山,统归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指挥;并通知驻广东黄岗(今饶平)的四十一军一二二师急速东援。

情势十万火急。各增援部队运动迅速,沿线地方车辆也配合默契。驻漳浦以南旧镇的三十一军二七二团行动最快。凌晨5点50接令后,先头部队坐部分军车立即出发,其余指战员则快速跑向公路,向开来的客车、卡车招手叫停。车上的驾驶员及乘客们一听上前线,根本不需动员,就自动下车,货车则就地卸货于路旁。不大一会儿,不同型号、颜色各异的轿车、公共汽车、卡车,加入了草绿色军车的行列,载着全团向东山方向进发。

国民党军使用伞兵,且以八尺门为空降点,这确使叶飞始料不及。就整个东山战况来说,他最关注的莫过于这个八尺门。八尺门是东山通往大陆的咽喉,大陆要增援东山,非经八尺门不可。如果敌人的伞兵控制了八尺门,等于关闭了东山最重要的大门,解放军援军即使及时赶到,短时间内也只能“隔岸观火”了。于是,他关切地向游梅耀询问了八尺门的形势,并作了指示:八尺门是东山的命根子,你无论如何也要叫水兵连牢牢控制在手中!

叶飞放下电话,还没移步,电话铃又骤然响起。是远在上海的陈毅打来的,第一句话就说:叶飞啊,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们呐,无论如何要打赢这一仗!

听着这浓重而亲切的四川口音,叶飞心头一热。他激动地对着话筒大声说:陈总请放心,我们一定打赢这一仗!

东山保卫战打得相当激烈。东山县委和当地群众给守岛官兵以大力支援。东山民兵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拿枪的拿枪,拿刀的拿刀,勇敢杀敌。有个乡的民兵战斗得只剩下一人,仍然坚持斗争,竟俘敌5人。谷文昌亲率干部群众为部队送弹药、送水送饭,把负伤的战士抬下火线,虽是大战当前,但阵脚不乱。

虽然如此,由于众寡悬殊,随着战事持续,情况十分不利。游梅耀指挥部队在大量杀伤国民党军后,集中主力在公云山、王爹山和牛犊山三个核心阵地,同进逼阵地前沿的敌军展开殊死战斗。

胡琏见快速消灭守岛解放军的目的没有达到,便对这些阵地进行疯狂进攻。坚守高地的守岛部队克服弹药缺乏和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的困难,依托堑壕和土坑道顽强战斗,打退了敌军数十次进攻。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枪托、石头和卸去保险的60毫米迫击炮弹,同突入阵地的敌人肉搏,以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城。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