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国共大陆最后一战的台前幕后

胡琏进犯东山岛

叶飞为东山选了一个好主将。游梅耀泰山压顶不变色。

东山岛位于福建南部诏安湾东侧,面积约190平方公里,是福建第二大岛。其形似翩翩欲飞的蝴蝶,故又称蝶岛。岛的东南临海,西北近陆,北端八尺门渡口距大陆仅500米,近陆地区多丘陵,临海地区较平坦,沿岸滩窄水深,便于舰艇活动。东山地处闽粤两省结合部,位置特殊,是沿海防御的一个薄弱点。叶飞认为这里易受敌人进攻,因此十分注意东山的防御。

为了准确并及时掌握情报,1953年初,叶飞指示在金门岛对面的厦门云顶岩山上设置观察所,架设了20倍的望远镜,金门岛四周敌人的活动于是尽收眼底。同时,必须要有一位过得硬的指挥员担任驻东山岛公安(边防)八○团团长,叶飞在众多部属中,选定了游梅耀。游梅耀是闽西籍老红军,抗战时曾在陈毅身边当过3年副官。他说从陈毅然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概括起来有4点:对革命要有天塌不动的信念,对敌人要有泰山压顶的气概,对败仗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气量,对生死要看得像吃饭睡觉一样寻常。叶飞早在抗战时便认识了游梅耀。游梅耀到他麾下后,叶飞对他信任有加。解放初期派他到闽西整编部队,组建警备团,任命他当团长兼党委书记,负责闽西剿匪。后来这支部队调防厦门大嶝岛,游梅耀因身体不佳,改任十兵团速成学校副校长兼校务处长。如今东山紧张,叶飞决定放这头“雄狮”出笼。

5月初的一个上午,叶飞和刘培善在省委驻地福州乌山接见了游梅耀。见面后,叶飞的第一句话就是:游梅耀,把守东山的任务交给你,你有没有信心?

游梅耀不假思索地回答:人在岛在,打死了就化为肥料长庄稼。

叶飞知道,游梅耀真是个视死如归的角色。在战争年代,他曾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心脏旁还留有弹片。

历史证明了叶飞的眼力,给国民党军选了一个好对头。游梅耀上岛后,遵照叶飞指示,把团部移驻东山岛,带着战士们起早摸黑修建坑道、工事。公安八○团的建制归上海公安司令部,由十兵团和福建军区指挥(具体又归三十一军指挥)。因其系由漳州县大队(独立营)整编而成,老百姓叫“地瓜兵”,还不是主力部队。但在游梅耀的带动下,指战员们精神振奋,决心打出军威,脱掉“地瓜兵”这个难听的帽子。也幸亏游梅耀做事雷厉风行,紧抓紧赶,不仅防务得以夯实,还使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7月10日前后,金门、马祖国民党军调动频繁,屡屡出动舰艇在福建近海窥探,派出飞机接连来低空侦察。7月12日至14日,厦门云顶岩观察所发现,大金门料罗湾停泊的舰艇和运输登陆船只突然增多,超过平时活动的数量。

叶飞得到报告,立即命令沿海岛屿各部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高度注视敌人动向。他指示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如敌向平潭岛、南日岛、大嶝岛进犯,驻岛部队应坚守待援,歼灭犯敌;如敌侵犯东山岛,则按原方案进行,即守岛部队予敌杀伤后,留一个精干的营机动防御,其余人员在拂晓前撤出岛外,然后组织反击。

一时间,福建的空气充满了火药味。

7月15日黄昏,国民党“高安”号军舰离开金门,扬波启航。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金门“防卫司令”胡琏正频频向岸上送行人员招手。肃立在他身旁的是副总指挥柯远芬中将、十九军军长陆静澄中将、参谋长萧锐少将、第四舰队司令黄震白少将等。

胡琏是黄埔四期生,无论资历、战功,还是军衔,他在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将官中并不起眼。蒋介石选中他负责此次重大战事,除了他在1949年10月保卫金门有功,还因为他在“南线”偷袭中振作了国军士气。退守台湾后,蒋介石以“二胡”探路,以图“反攻大陆”。北线司令为胡宗南,驻节大陈,南线司令即为胡琏,驻节金门。他们各统精兵数万,组成海上突击部队,袭占闽浙沿海岛屿。结果北线胡宗南连连失利,南线胡琏却数番得手,尤其是南日岛一战,他以众对寡,又占了解放军轻敌的便宜,一击成功。胡琏也因此被人称作“狐狸”。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