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辞职风波(图)(3)

 “反冒进”骤然变成“促退委员会”

在刘少奇、周恩来、陈云等人的努力下,八届二中全会开成了一次全面贯彻八大经济建设方针的会议,从理论和实践上成功地实现了反冒进的目的。

在八届二中全会精神的促动下,1957年,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取得最大成效的一个年头,稳稳当当地为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收了一个好尾。

周恩来没太在意的是———毛泽东对反冒进一事的反感情绪在不断地酝酿、升级。毛泽东同意他们在某些计划数字上进行压缩,但是,毛泽东不能容忍在方针上反冒进。

会议15日闭幕,毛泽东作总结发言。他的态度越来越明朗了:“要保护干部同人民的积极性,不要在他们头上泼冷水。我们曾经泼过冷水,在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上泼过冷水,不也是促退吗?那个时候我们有个促退委员会。后头我们说不应该泼冷水,就来了一个促进会。本来安排的是18年,一促进就很快,四十条上写的是1958年完成高级化,现在看样子是今冬明春。毛病不少,但是比那个促退会好一点,农民高兴……”

1957年秋天以后,毛泽东头脑中急于迅速改变中国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的主观意识强烈地呈现出来。要想加快建设速度,在全国迅速形成“大跃进”局面,就必须在全党统一思想。在毛泽东看来,前一段反冒进的思路是一个大的障碍。必须彻底解决反冒进的问题。因此,毛泽东早就搁置在心中的对周恩来等“促退委员会”人员反冒进思路的不满,开始大面积地释放出来。

这年10月9日,利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的时机,毛泽东当着全体中共中央委员的面,作了《做革命的促进派》的讲话。毛泽东在讲话中严厉地说:

去年这一年扫掉了几个东西。一个是扫掉了“多、快、好、省”。不要“多”了,不要“快”了,至于“好”、“省”,也附带扫掉了。“好”、“省”我看没有哪个人反对,就是一个“多”、一个“快”,大家不喜欢,有些同志叫“冒”了……

去年那股风扫掉的促进委员会,现在可不可以恢复?如果大家不赞成恢复,一定要组织促退委员会,你们那么多人促退,我也没有办法。

毛泽东又把这件事与反右派联系起来,说:

要促退我们的,是那个右派章罗同盟……但是,我们总的方针,总是要促进的。

此言一出,谁还敢继续“促退”,谁还敢说“促进”是“冒进”?

毛泽东讲完话后,八届三中全会便闭幕了。人们陷入了沉思,而周恩来则陷入了苦闷———一种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深深苦闷。

 毛泽东加大批评“反冒进”调子

八届三中全会后,反冒进的呼声在党内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市场,取而代之的是反“反冒进”。

自会上通过仍然具有冒进色彩的《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修正草案)》(即《农业四十条(修正草案)》后,高指标又重新摆到了人们的工作日程上。

进入1958年,主持经济工作的周恩来,一度陷入被批评的境地,在一段时间里失去了经济工作的发言权。

1958年1月2日至4日,周恩来在杭州出席毛泽东召集的部分省、市委书记会议。借谈1958年国民经济计划草案的报告和第二个五年计划的修改问题,毛泽东对周恩来等主张反冒进的人的批评,是直截了当的:“你们那个时候,不仅脱离了各省,而且脱离了多数的部!”

随后,毛泽东在召集一系列更大范围的会议时,继续批评周恩来等人。1月11日至22日,毛泽东在广西南宁主持召开了有部分中共中央领导人和华东、中南等地区九省二市领导人参加的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代表都接到了会上分发的12份作为批评对象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反对冒进的,许多都与周恩来有关。

南宁会议第一天的晚上,毛泽东就单刀直入地说:

不要提“反冒进”这个名词,这是政治问题。首先是没有把指头认清楚,10个指头只有一个长了疮,多用了一些人(工人、学生),多花了一些钱,这些东西要反。当时不提反冒进,就不会搞成一股风,吹掉了三条:一为多快好省;二为四十条纲要;三为促进委员会。

12日上午,毛泽东进一步从“政治问题”上来清算反冒进问题:

1955年夏季,北戴河会议“冒进”,想把钢搞到1500万吨(第二个五年计划),1956年夏季北戴河开会“反冒进”。人心总是不齐……

右派的进攻,把一些同志抛到和右派差不多的边缘,只剩了50米,慌起来了,什么“今不如昔”,“冒进的损失比保守的损失大”。政治局要研究为什么写反冒进的那篇社论,我批了“不看”二字,那是管我的,所以我不看……

毛泽东讲这番话时,周恩来不在场。周是13日飞抵南宁出席会议的,但毛泽东的话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中。本已万事缠身神经高度紧张的周恩来,精神顿时更为紧张起来。

毛泽东没有因周恩来的到来而对他有所客气,毛并不想降低批评反冒进的调子。毛泽东指责:1956年的反冒进使6亿人民泄了气,是方针性的错误。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