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与陈伯达的恩怨(4)

江青说:陈伯达比毛泽东谱还大

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陈伯达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由于当时社会上较乱,组织上出于安全着想,为他配备了一辆苏制保险吉斯车和一辆国产红旗车(这些车都属中办车队管),当然他原来坐的那辆灰色吉姆车还在。

另外我们工作人员有时因工作出去办事,就临时从红旗杂志社司机班暂借一辆米色的伏尔加小车用一下。陈伯达为了出去调查方便,也坐过几次伏尔加。他去工厂、学校、郊区农村时喜欢坐这辆车,不招摇显眼,较为随便,但就一样不称心,车身小,上下车特别费劲。

在一次会议上,江青对陈伯达很不客气地说:“哼,你比主席谱还大,主席才1辆车,1个厨师。你可好,用4辆车,4个厨师呀!”陈伯达当时就愣了,说:“我,我哪儿有那么多车和厨师,我怎么不知道!”他散会回来后,很不高兴地问我们,他是不是有那么多的车和厨师。我们当时听了也很吃惊。后来仔细一想,情况也不完全对。陈伯达原来坐的是1辆吉姆车,八届十一中全会后,组织上给他配备了两辆车,1辆保险吉斯和1辆红旗车。保险吉斯车他只坐过一两次就不坐了,嫌太大,太显眼,让人退回去了。红旗车起初也说太大不愿意坐,后来换了1辆小红旗,开会时常坐。厨师,陈伯达原来住中南海迎春堂时,是不要厨师的,吃饭是工作人员到甲区的西楼特灶食堂打饭吃。1967年,因刘叔晏(陈伯达的夫人)怀疑有人爬她家的墙,让公安部的人进去查脚印,被江青知道了,被“赶出”中南海。搬到新建胡同以后,组织上给陈伯达配备了1名厨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地点设在钓鱼台,陈伯达自己就住在了钓鱼台十五号搂。同时住在十五楼的还有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尹达、关锋以及其他工作人员。按照钓鱼台原来接待外宾的习惯规定,住在哪个楼,吃饭也就在哪个楼里。陈伯达住的楼里有3名厨师,特级厨师宋师傅给陈伯达做饭,另外两位给文革小组成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做饭。这是当时按接待外宾的做法,还未改变。江青可能将这3名厨师和陈伯达新建胡同家中的那位厨师算在一起,陈伯达就有4名厨师。

陈伯达对此极为在意,提出不要厨师,说原来就没有厨师,要和大家一起去食堂吃饭,或者打饭回来吃。后来钓鱼台改为各楼就给首长一人做饭,工作人员都集中到十七楼去吃饭,十五楼就留下宋师傅给陈伯达做饭。陈伯达心里不痛快,起初他只是说饭菜不好吃,味道像饭馆的菜饭,说是说还吃些。其实他并非对宋师傅本人有意见。宋师傅看到陈伯达常剩下饭菜,知道他对饭菜有意见,便当面征求陈伯达的意见,以便改进自己的工作。陈伯达对宋师傅说,你做饭的技术很好,很辛苦,表扬了一番。同时又说,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吃不惯这样好的饭菜,喜欢吃普通的饭菜。宋师傅也向我们工作人员征求意见,很诚恳地想改进工作,其结果还是一样,做好的饭菜,陈伯达只吃很少一点,大部分剩下。

1969年12月林彪发出一号战备令时,陈伯达被遣散住在京西的玉泉山。陈伯达平时吃饭是两菜一汤,一荤一素。宋师傅每次做好香喷喷的饭菜送上去,鱼、虾原封不动端下来,倒了浪费,别人吃了也不好,只好中午的菜晚上热一下再送上去。但陈伯达还是未动,照旧端下来。我们每次都劝,陈伯达就一句话:饭馆子味,不想吃。急得这位钓鱼台名厨宋师傅都要哭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工作没有做好,常此下去怕影响陈伯达的健康,这可是大事。可能宋师傅也向钓鱼台的领导汇报过,觉得自己工作不好。其实,陈伯达的目的就是不想要厨师,和江青斗气。

米粮库胡同的房子装修好后,战备解除了,陈伯达搬进了新房,他吃饭还是如此,并提出请宋师傅回钓鱼台。我们说,宋师傅走了你吃饭怎么办?陈伯达说:“你们随便给我做点吃的就行了。你们忙不过来时,就让李玉元(管理员)做就可以。”我们也不好为难宋师傅,就请他回钓鱼台了。

李玉元是农村来的,做城里人吃的饭菜水平差了点,我们俩也就常抽空去做饭。三个人中就王保春还会做几个像样的菜,但偶尔为之还可以,长此以往可不行,其间闹过几次笑话。我们做的饭菜也比较单调,也就是鸡丝面之类的。陈伯达是福建人,爱吃鱼,我们就做红烧鱼什么的。一次,李玉元去供应站采购了一只宰好的鸡,拿回来洗洗就放锅里煮,熟了以后,老李准备把它切成丝,做鸡丝面。这时王保春去厨房看看,发现老李切的鸡肉丝怎么有黑色杂物。一看未切完的整块鸡肉上,有个像橘子样大小的黑糊糊的东西,再仔细看发现,老李煮的鸡没有取出鸡嗉子,将鸡嗉子里鸡吃的杂物当肉切了。幸好发现得早,没有把它做到饭里。还有一次,李玉元给陈伯达学做了一条红烧鱼。陈伯达开完会回来正饿,听说老李做的是红烧鱼很高兴。李玉元非常高兴地将自已得意之作送了上去。这时王保春有事去向陈伯达汇报,一进门,只见陈伯达和平时一样,边看书边吃饭,吃得正香。陈伯达用筷子不停地在那条红烧鱼身上捅来捅去,鱼皮都剥得吃光了,可是鱼肉和鱼骨、鱼刺怎么也分不开,鱼肉还露出红色。王保春在一旁看出了问题,便对陈伯达说:“您别吃了,那鱼好像不熟,再去烧一下吧。”陈伯达看不清楚,还固执地说:“嗯,没关系。”王保春赶快将鱼端到厨房,又回锅烧了一遍送上去,陈伯达才算吃完了这顿饭。

在这段时间里,陈伯达因为感冒,中央开会他请假没有去。周总理很关心他,同时也知道他让宋师傅回钓鱼台去了,没有厨师做饭,便给陈伯达打电话,批评他说:“你让厨师回钓鱼台是不对的,怎么能让秘书们你做饭呢,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工作嘛!你这样把身体搞坏了,让我怎么向主席交代!”周总理同时也给我们打电话说:“你们有你们自己的工作,还是要找个厨师来给伯达同志做饭,要注意他的身体才是呀!”当时陈伯达正患感冒,周总理介绍了他自己对付感冒的办法。他对陈伯达说:我有时在感冒初期,喝一杯茅台酒就好了,挺灵的,不妨你也试试看,少喝一点。”陈伯达告诉我们,他也想试试总理这个办法。我们就为他买了一瓶茅台酒,他只喝了一小杯的少半杯,就受不了了,发起烧来。其实他和总理不一样,总理平时参加宴会多,还可以喝一点酒。而陈伯达平时一点酒不沾,所以他说:“总理好意向我介绍他的经验,可到我这儿怎么就不灵了呢。”

陈伯达以后一直没有要厨师,一直到庐山中共九届二中全会,都是李玉元为他兼管做饭。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