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与陈伯达的恩怨(3)

江青向陈伯达怒摔茶杯

1968年八九月的一天夜里,陈伯达从十一楼(江青住处,也是江青的代号)开会回来,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

王文耀知道陈伯达回来了,便拿着精选好的文件卷宗送到他的床前(陈伯达习惯回来就上床看书)请他审阅。

陈伯达斜靠在床头,目视前方,脸色不是很好,看样子受了很大委屈而又无法对别人说。看到陈伯达痛苦的样子,王文耀吓了一跳。王文耀知道陈伯达的日子一直不怎么好过,便轻声问他怎么了。陈伯达小声地说:“没有什么,有点不舒服。”等了片刻,陈伯达看屋外无人进来便小声地对王文耀说:“你不要告诉别人,刚才‘十一楼’(江青)给我发了很大的脾气,还摔了杯子。”说着便从被窝里拿出一个纸包给王文耀。

王文耀听后吃了一惊,当他双手接过纸包时,陈伯达小声说:“这个我拿出来时谁都不知道,只有‘十一楼’知道。也可能她还会要回去的,你看怎么处理一下?”王文耀说交给我吧。并问陈伯达:“她为什么向你发那么大的火,都有谁在场?”

陈伯达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有康老(康生)、姚文元他们。说是研究工作,可是一开始她就向我面前扔了一封信让我看,说我把写信的人逼到绝路上去了。康老在一旁说‘那不是信,那是绝命书呀!’”

王文耀问陈伯达这个写信的人是谁,陈伯达不肯说,只说:“他是人民日报社的一个编辑,是搞文艺工作的(后来才知道是李希凡)。‘十一楼’说我把他逼上绝路。你们知道,《人民日报》我就没有怎么管,怎么就说是我逼他呢?你不知道,她对我发了很大很大的脾气呀!”陈伯达说着形象地学着江青当时生气摔茶杯的情况:“嘭的一下,水洒了一地,杯子也碎了。我怕外边服务员听见了进来看见,就把地上的碎片捡了起来,用纸包上了。”陈伯达还说,过后他看江青似乎也有些后悔。

这些东西带回来以后,陈伯达又怕江青找他的麻烦,不知放到哪里才好,就交给王文耀处理,并且说扔掉,别扎着人。

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江青的边是不能沾的。王文耀拿着这包碎瓷片也不知怎么办?不能丢,丢了江青要时拿不出来就坏了;可是不扔,她又会说你还留着干什么。王文耀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留着好。当天晚上,王文耀就把碎瓷片埋在了十五楼门前小河边的松树下。

过了不久,据说李希凡授意人民日报社一位青年,拼揍了一张江青和毛泽东的合影照片。有一次开会时,江青忽然就着这张照片说:“人家说我要当武则天、慈善太后,我又没有她们的本事。李希凡有什么历史问题也不跟我说。”陈伯达插了一句:“你说我要逼死他,谁还敢给你说。”江青大声说:“你造谣……我瞧不起你!”陈伯达也顶了一句:“我也瞧不起你!”这时,周总理对江青说:“你是说过的呀。”江青又和周总理对顶起来。陈伯达生气地走出会场,在走廊里转了一圈,又准备进会场,刚走到门口,周总理出来见到陈伯达说:“你还回来干什么?!”陈伯达理解周总理的意思,便转身出门,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