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国焘叛逃前的批判会:谁都可以批评他(3)

所有讲话的内容都是新鲜的,我们分辨不清与毛主席的主张有哪些不同,哪些对、哪些不对。根本没有这个识别能力,听了以后都觉得好。

在党校毕业前,大家都表示了态度:毕业之后,要上前方。毕业后,大部分学生都上前方了,还有些被派到国民党地区工作去了。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事先也没征求我的意见,把我留下来了。可能是罗迈在四个月的学习时间里考察了我、了解了我,改变了对我的印象,认为我学习用功,就留下当个教员吧。

我们班留下了三个人,王任重、李华生和我,他俩的党龄都比我长。他们也同样表了态,要求上前方。

我留校时,已经是1937年12月底或1938年1月初了,当了一个多月的班教员。这期间,我认识了章夷白,章是北伐时期的老干部,黄埔军校毕业,在一次战斗中,两条腿被机枪扫射打中了,命没丢,但两个膝盖残废了,所以大家都叫他机械化腿。这是个很好的同志。

当班教员的工作结束之后,说要成立几个教研室或教研组,我就到了中国问题教研组。和我一起工作的是胡松、张泽敏。

做教员前,延安还找不到什么书。做了教员以后,赶上延安开始自己印书了。最早印了两本书,我记得其中一本是《论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这以后,由张闻天组织翻译的《列宁选集》20卷、《马恩丛书》10卷陆续印出来了。这些书出一卷我就读一卷,很认真地看,由于有了在五班的学习基础,再读这些书,就能够读进去了。

在教员的岗位上,我一直工作到1938年5月,整整五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教学的工作不多,只是备课,还没有正式上课。但在这五个月的时间里,白天、晚上,我都是读书,《列宁选集》、《马恩丛书》出齐了,我也读完了。我当教员安心,读书也安心。

本文来源《学习时报》2013年3月18日第4版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