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溥仪谈自己的婚姻:四个妻子都是房中摆设(图)

爱新觉罗·溥仪(资料图)

爱新觉罗·溥仪(资料图)

《我和溥仪》记述了著名评剧艺术家新凤霞在“劳改队”中与末代皇帝溥仪相处的许多小故事,描写了积极参加劳动却不会劳动的溥仪闹出的许多笑话:搬砖砸了脚、抬煤洒了一身、生火炉烧了头发眉毛、洗烟筒划伤了胳膊、时时受造反派训斥、被逼唱“鬼嚎歌”和“样板戏”等。著名画家丁聪用幽默的画笔再现当年心酸情形,令人内心酸楚的同时也引起深省。

和皇帝谈各自的婚姻

溥仪在生活中是很不幸的人。他说:“每次结婚都是看看照片就订了,不是自愿。婉容、文绣给我留下的回忆,是整天吵吵闹闹,一点儿感情也没有。最终文绣在天津跟我离了婚,1953年在北京去世。但我见到他哥哥时,还是说过我对不起她。娶婉容,那是在相片上画了个圈儿,由此与她结了缘也结了怨!后来她惨死在狱中。以后娶谭玉玲,我对她很满意,但被日本人害死了。我虽然先后正式结婚3次,娶过4个妻子,但都不曾有过爱情和夫妻生活。她们是我房子中的摆设,是名义夫妻。她们的遭遇都悲惨可怜,都是牺牲品!最后结婚的李淑贤,是个医务工作者,同情我,也了解我,可是我年岁大了,不能尽丈夫的义务了。我对不起她呀!”

杜聿明说:“你是妨人精,妨老婆,看看你连连妨死了几个?”

溥仪说:“我命不好,运气也坏。”

杜聿明说:“你当了皇上还运气不好?还要当什么才算好?”

皇帝说:“就是当了皇上才倒霉的呀!3岁,不懂事的孩子就被人耍弄,当木头人玩儿了……多苦哇!”

皇帝又说:“我娶的李玉琴是东北人,大葱嘴,辣椒心,好厉害呀!”

杜聿明说:“这话可不对,沈醉娶的也是东北人,人家可是个贤惠善良人哪!要不你们看看这伙人,就数沈醉身体精神都好,看沈醉笑的,眼睛都小了,哈……”

沈醉说:“本来我眼睛就不大。不过我老婆是个不错的人,我很满意,很感谢她……”

话题转向我,都问我如何嫁给吴祖光的。我说:“这可说来话长了。”我像讲故事一样一样地说给他们听。这天正是下雨停工,正好我们闲聊天,看管我们的人也停工不干活,找地方去玩去了。大伙都津津有味地听我讲。皇帝听直了眼,好像很不理解。

杜聿明说:“老溥,你不能理解,一个人的婚姻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有时是生命的支柱哇!我的老伴跟我出生入死,共患难,这么多年了,我的一群孩子都是她亲自培养起来……”

沈醉说:“老溥,你在那封建时代的特殊地位,你的婚姻史是多么不幸呀!用看相片的方式成婚,这就是荒唐!你16岁就娶婉容为后,娶文绣为妃,可都是加重了你的悲剧!”

皇帝听呆了,情绪也随着低沉了。

我看皇帝这时内心一定很痛苦,说:“不说这些过去的历史悲剧了,婉容是个才女、美人,人人知道。死得悲惨,也人人惋惜!也不能让皇帝负责任,照说皇帝也是受害的人,他终身不能和妻子成为真正夫妻,也是封建历史造成的。”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