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央八人小组瓦解四人帮余党武装叛乱(5)

核心提示: 谷牧说,上海是“四人帮”长期把持的地方,现在我们对上海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派你们八个人先去上海,执行秘密任务:了解上海深层情况,帮派的动态,每天把上海的情况告诉北京。

事后知道,那名处长所说“工交组领导都出去开会了”,就是继续研究武装叛乱的会。

10月7日晨,中办秘书局电话通知马天水、周纯麟到北京开会。行前,马天水和徐景贤、王秀珍商议,感到中央这次开会通知的程序不同寻常,过去是中办通知上海市委,由上海市委通知警备区周纯麟,而这次是中办直接通知周纯麟。

7日中午,马天水临走前,商定到京后两小时内来电话报平安,如果三天联系不上就要做出反应。随着飞机起飞,马天水一去无消息。

10月8日早晨,张春桥的妻子李文静给王秀珍来电话说:“春桥的儿子原定8号去北京,昨晚我打了一夜电话也没打通,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王秀珍用保密电话找王洪文想问个究竟,王洪文不接电话。连王洪文的秘书、护士、警卫也都不接电话。王秀珍犯了嘀咕。她找徐景贤商量,安排廖祖康、肖木、何秀文这几个手眼通天的“首长”贴身秘书分头给张春桥、王洪文打电话,也都无人接听。

徐景贤拨通人民日报社负责人鲁瑛的电话,存一线希望想问个明白。不料,鲁英嘟嘟嚷嚷说:“什么春桥秋桥的,我坚决和他划清界限;什么文元武元的,我根本不认识……”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文化部部长于会泳来电话,说他本来要率团出国演出《红色娘子军》的,中办突然通知他不出国了。给卫生部部长刘湘屏打电话,刘湘屏说:“没有发现异常。”

上海警备区作战处通知:总政首长指示,在上海召开的全军图书工作现场会不开了。这个通知有些突然。

在关键时刻,上海市委警卫处长接到公安部一位领导的电话,只讲了三句话:“人都集中了,锁起来了,不能动了。”徐景贤、王秀珍分析北京确实发生了情况,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都被“锁起来了”,立即决定召开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商讨应变对策。

8日晚8时,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召开,出席会议的有市委书记徐景贤、王秀珍,常委王少庸、冯国柱、张敬标,还有朱永嘉、何秀文、肖木、廖祖康、康宁一。会议决定上海要与中央“决一死战”。

上一页 1... 34567...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