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央八人小组瓦解四人帮余党武装叛乱(4)

核心提示: 谷牧说,上海是“四人帮”长期把持的地方,现在我们对上海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派你们八个人先去上海,执行秘密任务:了解上海深层情况,帮派的动态,每天把上海的情况告诉北京。

王秀珍任书记、革委会副主任。

常委、革委会副主任有:王少庸、冯国柱、张敬标、黄涛、金祖敏。列席常委有:陈阿大(工交组)、叶昌明(工会)、陈新发(团市委书记)。王少庸、冯国柱、张敬标三人是新中国成立前的老干部。金祖敏1975年调北京任全国总工会筹备组负责人。黄涛、陈阿大、叶昌明是和王洪文一起造反起家的小兄弟,握有实权。

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金祖敏都已于10月6日被抓起来,马天水、周纯麟7日被中央召去北京开会。徐景贤、王秀珍、王少庸、冯国柱、张敬标、黄涛、陈阿大、叶昌明这些人都在上海,他们如果知道“四人帮”被抓,决不甘心束手就擒。

从机场到市区,一路观察,上海呈现出一种大战前的紧张气氛

10月9日8点32分,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大厅空荡荡的,找不到接站的人,大家都感到意外。王守家当即给工交组甲某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八人已经到上海虹桥机场,怎么没来接站?”

甲某说:“已经写电话记录,报告工交组组长陈阿大了,他至今还没批下来。”

王守家反问:“难道安排住宿还要批准吗?”

甲某在电话里支支吾吾,没有正面回答,又说:“上海的旅馆全都满了,没地方住了。”

王守家说:“我们已经到上海了,我们不能回北京了。实在没地方,就住在你们办公室吧!”这时,机场一名值班同志说了一句:“最近根本没有什么人来上海,旅馆怎么可能都住满了呢?”

甲某又说:“机场有车子吧?”他是想将徐良图一行拒之门外。

王守家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必须来接我们。”

甲某说,等我再联系一下。过了一个多小时,甲某来电话,说火车站可能还有旅馆,等他联系一下。又过了一个半小时,甲某来电话说:“真是对不起,一会儿我们处长去机场接你们。”

甲某所说的那名处长是上海市工交组下属的生产组负责人之一。生产组是工交组最重要的单位。

徐良图一行又在机场等了很长时间,那名处长才坐一辆小面包车过来。一见面都是熟人,那名处长忙说:“真是对不起,值班员没有交接好,让你们久等了。”

大家上车后,那名处长第一句话就问:“春桥同志好吧?”

大家不动声色,回答:“都很好。”

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路口设了哨卡,荷枪实弹的民兵检查过往的行人,大家顿时感到形势不同一般。一路观察,上海呈现出一种大战前的紧张气氛,犹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面包车把大家拉到距离锦江饭店不远的一座三层小楼,那名处长说:“工交组领导都出去开会了,现在我来安排一下,暂时先住在这里吧!”

上一页 1 23456...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