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央八人小组瓦解四人帮余党武装叛乱(3)

核心提示: 谷牧说,上海是“四人帮”长期把持的地方,现在我们对上海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派你们八个人先去上海,执行秘密任务:了解上海深层情况,帮派的动态,每天把上海的情况告诉北京。

王守家在派遣小组中负责总务工作。徐良图要王守家立即到计委接待处订八张飞机票,越快越好。

王守家当即请计委接待室订妥次日晨第一班飞机票。订好票后,王守家立刻给上海市工交组值班室打电话,告诉接电话的甲某:明天我们八个人到上海出差。7点4分起飞,8点半到上海。请你们到飞机场接机,并安排住宿。

谷牧为什么派曹大澄去找王一平“接头”呢?王一平和谷牧本是山东荣成同乡,青少年时代同学,1931年两人同时参加革命。王一平1935年底组织胶东起义失败后,到北平找谷牧接上组织关系,当晚住在西城辟才胡同谷牧租的公寓。1936年4月30日深夜,两人同时被宋哲元的军警督察处逮捕,关押在府右街军警督察处看守所。出狱后,两人一起到东北军学兵队。抗日战争时期,两人同在山东根据地。新中国成立后,同在上海市委工作。1955年,谷牧调国务院任第三办公室副主任兼建委副主任。建委撤销后,谷牧任经委副主任。王一平在上海市委做组织工作,后任书记处书记,“文革”开始后就靠边站了,以后又作为团结对象被结合到上海市革委会。

王一平和曹大澄都爱好书画。每逢王一平到北京办事,必邀曹大澄陪同去拜访黄胄、吴作人、李可染、李苦禅等老画家,因而王一平、曹大澄成为书画朋友。谷牧要曹大澄到上海先找王一平,就是私下以书画往来,掩护此行的秘密活动。

曹大澄想,这次到上海既然以以画会友为掩护,就要带上一幅画才好。晚上,他和夫人一起来到黄胄家。

黄胄已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四人帮”被抓的消息。曹大澄一进来看见画案上摆着几幅画,上面画有四只螃蟹,有的题诗句:“蟹肥酒香秋光好,看尔横行到几时。”有的题诗句:“人心大快喜若狂,除尽四害共举觞,神州欢呼新胜利,莺歌燕舞菊花香。”曹大澄说明来意后,黄胄非常爽快地将案子上的一幅《四蟹图》卷起来交给他,说:“你给他带去,保你平安。”

10月9日一早,徐良图、曹大澄、王守家等八人准时在首都机场登机。

自1967年“一月风暴”夺权后,上海建立革命委员会,1971年建立市委,十年来人员一直稳定:张春桥任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姚文元任第二书记、革委会副主任,王洪文任书记、革委会副主任。王洪文当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后,在上海也是这样排名。另外,马天水任书记、革委会副主任;警备区司令员周纯麟任书记、革委会副主任,但周纯麟一直受到打击、排挤。

徐景贤任书记、革委会副主任。徐景贤虽然居第六位,但是在上海号称徐老三。他的地位仅次于张春桥、姚文元,深受张春桥、姚文元的信任。

上一页 1 23456...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