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谈《沁园春·雪》 深受《三国演义》启发

文章摘自《党的文献》2011年第6期 作者:丁毅 原题为《毛泽东三首诗词中的〈三国演义〉智慧》

《三国演义》是一部充满政治、军事智慧的长篇历史小说,毛泽东早年到韶山井湾里私塾读书时就喜读此书,三国故事从此“在毛泽东生命中扎下了根”。后来,毛泽东在一些论著、讲演、谈话中屡屡提及此书,可以看出他从中汲取到不少有益的养分。这部小说是否影响到他的诗词创作呢?笔者看来,这种影响不但有,而且是深层次的,已经到了“水中着盐不留痕迹”的程度,必须细细品味才能悟出。

 一、“金沙水拍云崖暖”之“暖”

1935年10月,毛泽东作《七律·长征》,其颈联有“金沙水拍云崖暖”一句。其中“暖”字作何解释,历来颇有争议。有人认为“暖”是写实,根据是当年亲历过江者回忆,“太阳落坡的时候到了江边,热得发昏”,两岸高山夹着金沙江,“流在江面的,是一股一股的热风”;有人则认为“暖”是诗人的主观感觉,“暖”“寒”对比表现了“红军不怕艰险,等闲视之的精神”。笔者以为,这些用以解释“远征难”之“难”力度仍然不够。

陈晋在《文人毛泽东》一书中谈到这首七律时说:“诗中写了两条'水',金沙江、大渡河。长征曾渡过近20条江河,谙熟历史的毛泽东选择金沙江和大渡河入诗,头脑里或许闪着两个令人难忘的名字--诸葛亮和石达开。”这是有道理的。蜀建兴三年(公元225年)春,“亮率众南征,其秋悉平”。金沙江古称泸水,《三国演义》第88回详细描写了诸葛亮“五月渡泸”的故事。古时泸水多瘴气,天热过江有生命危险。马岱率军渡泸时不知此情,一些军士“只裸衣而过,半渡皆倒;急救傍岸,口鼻出血而死”,白白折了不少人马。后来诸葛亮请教当地人,在夜静水冷时才安全渡过。毛泽东和红军过金沙江时,与诸葛亮南征是同一个季节。虽然已无瘴气之害,写“金沙水拍云崖暖”一句却是在暗用古人渡泸的典故。着一“暖”这一让人感觉舒服的字眼,正看出毛泽东藐视强敌的英雄气概、今人胜过古人的自豪感以及潜藏其中的历史感。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