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一首词引起的血案:胡乔木与西湖毁墓拆碑风波(4)

并非最早动议人

在1956年春天开始的“百家争鸣”热潮中,社会学家费孝通平生首次游览西湖风景区后,于7月26日在《人民日报》发表《为西湖鸣不平》一文,说他一路上“古迹可真看到不少:不妨屈指数一数,差不多有一打的坟。我回到旅馆,坐定了,似乎有所发明地向指引人发表了我的结论,西湖原来是个公墓,而且这个公墓还有一个规格,一律是土馒头,洋灰水泥或是三合土”,“这样一个内容丰富的西湖,为什么采取了这个公墓形式来表现 呢?”“我们很难想象出一个没有林和靖、苏小小,甚至武松、岳王的西湖。这些是它的血肉。但是,恕我还是不能不用这两字转一下文气,除了埋葬了尸体之外,就没有其他形象来表示我们这些美人美事了么?难道我们人民的智慧里创造不出了其他和美人美事更联系得密切的生动形象来表达我们对他们的感情了么?这是我的不平处”。

据费孝通的一位学生多年后撰文称,《为西湖不平》刊出后招致不少人反对,但毛主席看了拍案叫绝,有一次接见费孝通时说,他在北戴河看了费的文章后,马上就想用飞机接费来一叙。实际上,虽然都不喜欢西湖边的那些古人坟墓,毛是从扫除封建残余的政治文化层面考虑的,而费的视角似乎在于环境美学,彼此的着眼点并不一致。但从毛泽东在这个问题上把费孝通引为同道,可以窥知他对此耿耿于怀,是待有朝一日彻底予以解决的。8年后,胡乔木的词和信重提旧事,使毛泽东在批语中表明迁墓并不彻底并要拆庙的意见,正可为之佐证。

客观地说,西湖的毁墓拆碑,浙江省委是奉令执行,胡乔木无论如何算不上始作俑者。谈论这一事件把1964年作为横截面而不涉及1956年那一次,对胡乔木确实不太公允。当然,他的词作直接引发了第二次毁墓拆碑事件,则无可置疑也是难辞其咎的。对于这一历史事实,在他的传记中不仅无需回避也不必掩饰,还应当以尊重历史并对之负责的态度梳理清楚,给予公正而中肯的评断。

且不论水准高下,单就现实作用而言,《沁园春•杭州感事》是胡乔木的其他词作远远不能比拟的。正是这首词及其所提示的毛泽东对西湖边古墓太多极为不满的旧事,促使浙江省委的领导在1964年12月2日晚上,下令调集大批人力先在西湖孤山、西泠桥、白堤附近平毁古墓30座。次年1月中旬,又发动杭州市中心城区和近郊再度大规模清理坟墓、牌坊、佛像、华表、匾额等,到3月6日为期一个半月里,共计破拆牌坊55处、石刻7处,掘毁坟墓654座,包括28座迁葬。由此可见,《沁园春•杭州感事》的影响力确实不容小觑。

那么,胡乔木出于何种心态,要将《沁园春•杭州感事》告知或见示于浙江省委的几位领导,又专门向毛泽东报告相关情况呢?围绕着一首新填的旧体词,他的这些动作,无论怎样看待都不可谓小,显然有其政治上的考量。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