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一首词引起的血案:胡乔木与西湖毁墓拆碑风波

被誉为“中共一支笔”的胡乔木,生前先后在毛泽东、邓小平两代领导核心的身边,担当智囊和文胆之责,中共中央和最高立法、行政机构的许多重要文件、文告和文章均出自其手,所发挥的重大作用无以替代,这一点已经广为人知。而容易被忽视的是,他作为诗人和词家,既乐咏新诗,又擅填旧词,留下了不少值得回味的佳作。因此,近乎同时面世的两部胡乔木传记均单列一章,或详或略地介绍了传主在诗词领域的成就。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两部传记对一些重点诗词未能予以解读,尤其对其中关涉杭州西湖毁墓拆碑风波的《沁园春•杭州感事》的背景及影响,缺乏必要而充分的疏释。

毛泽东的修改和批语

叶永烈的著作《胡乔木——中共中央一支笔》(广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是在作者1994年2月出版的《胡乔木》一书基础上增补、修订而成。该书第10章“病中吟”,专门记述了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胡乔木自1961年8月起到杭州养病期间,以较多时间和精力吟诗作词并偶或介入新闻、出版、文化界事务的经历。其中,提到胡乔木于1965年1月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同时发表了16首词,还引用了个别词作叙述他的创作及修改经过,也说明这些作品获得毛泽东字斟句酌的修改,但其中没有引证《沁园春•杭州感事》的任何词句。然而,在叶著所引1964年12月2日胡乔木给毛泽东的一封信中,却涉及这首词的重要内容:

《沁园春》一首,在此曾给林乎加同志和陈冰同志看过,后来又把其中提出的意见同霍士廉、曾祥仁两同志说了,得到了他们的完全同意。省委决定对西湖风景区进行改造。《浙江日报》已登了十几篇读者来信,要求风景区也要破旧立新,彻底整顿,把苏小小墓等毒害群众的东西加以清理。这是你多年以前就提出的主张,在现在的社会主义革命新高潮中总算有希望实现了(毛泽东此处批语: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所以在此顺便报告,并剪附今天的《浙江日报》一纸。此事待有具体结果后再行报告,以便能在北京和其他地方有所响应。

对于解读《沁园春•杭州感事》,信上这些话所透露的信息非常重要。一、林乎加时任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书记处书记,陈冰时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霍士廉时任省委副书记、书记处书记,曾祥仁时任省委书记处书记,而拥有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身份的胡乔木向前二位出示了该词,对后二位讲了该词的意涵,等于作了非正式的指示。二、以《浙江日报》刊登的读者来信为据,说明该词所表达的愿望与人民群众“破旧立新”的要求正相吻合。三、向毛泽东表示(亦是提醒)该词实际上反映的是毛“多年以前就提出的主张”,亦即迁走西湖边上的古人坟墓,而现在终于有望实现。四、以杭州西湖风景区为先导,期望首都及其他地区也能采取类似的毁墓拆碑行动。由此可见,《沁园春•杭州感事》因与现实政治密切相关,可以说是一首政治词,并获作者本人高度重视,正是把握胡乔木那个时期思想脉络的一个关键线索。叶著引用了传主同一时期的《六州歌头•国庆》《贺新郎•〈看千万不要忘记〉》,而没有提及《沁园春•杭州感事》的片言只语,与这首重要的词作擦身而过,使传主致毛泽东的那封信成了无本之木。

在这方面,丁晓平所著的《中共中央第一支笔——胡乔木在毛泽东邓小平身边的日子》(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年版)恰好构成了一个有趣的对比。该书第16章“诗化人生”的后半部分,涉及胡乔木在杭州养疴期间作诗填词的独特经历。书中概述道,1964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15周年,胡乔木写下了他的第一首古体词作《六州歌头•国庆》,接着又一口气写了《水调歌头•国庆夜记事》《贺新郎•〈看千万不要忘记〉》《沁园春•杭州感事》和《菩萨蛮•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原子弹爆炸》;11月又创作了《水龙吟》四首。为了让读者了解传主的诗词造诣,作者引录了其中两首,一首便是《沁园春•杭州感事》:

穆穆秋山,娓娓秋湖,荡荡秋江。正一年好景,莲舟采月,四方佳气,桂国飘香。雪裹棉铃,金翻稻浪,秋意偏于陇亩长。最堪喜,有射潮人健,不怕澜狂。

天堂,一向喧扬。笑古今、云泥怎比量。算繁华千载,长埋碧血,工农此际,初试锋芒。土偶欺山,妖骸祸水,西子羞污半面妆。谁共我,舞倚天长剑,扫此荒唐!

此处引载与当时发表于报刊及以后收入《胡乔木诗词集》的文字完全相同,但该词有两处字句实系毛泽东斟酌改定,即由原稿中的“西子犹污”改为“西子羞污”;“谁与我,吼风奇剑,灭此生光”改为“谁共我,舞倚天长剑,扫此荒唐”。而且,毛还在该词原稿上写下一段很尖锐的批语:“杭州及别处,行近郊原,处处与鬼为邻,几百年犹难扫尽。今日仅仅挖了几堆朽骨,便以为问题解决,太轻敌了,且与事实不合,故不宜加上那个说明。至于庙,连一个也未动。”应当承认,毛泽东的修改和批语,确实更明确地突出了该词题旨,也赋予了更多的现实政治意义。丁著在引录该词时,没有同时引用毛泽东的这个批语,也没有提及前述胡乔木就该词及其他事项致毛泽东的那封信,更没有介绍词作的背景及影响,恍如虚晃一枪,自然也就不会触及词作与杭州西湖迁墓拆碑事件的关系。因此,也使这部传记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