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55年梁思成反思检讨:党什么都好可惜不懂建筑

1948年年底,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国民党败局已定。在这天玄地黄的历史关键时期,何从何去成为摆在中国知识分子面前的一个艰难选择。这时,远在美国的费正清夫妇给梁思成写信:“北平保不住了,共产党来了,看来台湾也不保险,还是把全家接到美国来吧?”梁思成轻松作答:“共产党也是中国人,也得要盖房子。我还是为新中国的建设出力吧。”

1949年5月,梁思成被任命为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上任伊始他四处写信,邀请国内建筑专家来北京筹建国家建筑设计机构。在写给大学同学童寯的信中,梁思成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清华比北平城早获解放一个月,从解放的第一天起,解放军的纪律就给了我们极深的印象,接着与中央方面的种种接触,看见他们虚怀若谷、实事求是的精神,耳闻目见,无不使我们心悦诚服而兴奋。中国这次真的革命成功了,中共政策才能把腐败的中国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状况里拯救出来,前途满是光明,这不是jargon(行话、套话),而是真诚老实的话。现在北平已安定下来,并且已展开了建设工作,北平是新中国的首都,以后需要大量的建筑师,并且需要训练大量的新建筑师,我期盼你早早的北来。”

1949年5月22日,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在北海公园正式成立。会上形成一份决议,“正式授权梁思成先生及清华营建系师生起草西郊新市区设计”。很快梁思成便写成了《城市的体形及其计划》。梁思成的本意是想吸取西方工业化国家百年来的发展经验,解决中国工业化过程中的城市问题,希望把北京城建成像华盛顿那样“风景优美、高度绿化、不发展大规模工业的政治文化中心”,“能像罗马和雅典那样的世界旅游城市”。遗憾的是梁思成的这些设想并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1949年9月19日,作为北京都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梁思成致信当时的北平市市长聂荣臻:“荣臻将军市长:北京都市计划委员会成立之初,我很荣幸的被聘,忝为委员之一,我就决心尽其绵力,为建设北京而服务,现在你继叶前市长之后,出来领导我们,恕我不忖冒昧,在欢欣拥戴之热情下,向我的市长兼主任委员略陈管见。……近来听说有若干机关,对于这一个主要原则或尚不明了,或尚不知有这应经过的步骤,竟未先征询市划会的同意,就先请得上级的批准,随意地兴建起未。这种办法若继续下去,在极短的期间内,北平的建筑工作即将呈现混乱状态,即将铸成难以矫正的错误。……我们人民的首都在开始建设的时候,必须‘慎始’,在‘都市计划法规’未颁布之先,我恳求你以市长兼计委主任的名义布告各级公私机关团体和私人,除了重修重建的建筑外,凡是新的建筑,尤其是现在空地上新建的建筑,无论大小久暂,必须事先征询市计划委的意见,然后开始设计制图。若连这一点都办不到,市划委就等于虚设,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