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刘少奇之死内幕:遭掌权者诬陷 死时衣不蔽体

【提要】在46年前的今天,1967年农历二月廿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以“评论反动影片《清宫秘史》”为名,第一次在中央报刊上不点名地批判刘少奇。文章诬陷刘少奇“是假革命,反革命”,“是睡在我们身旁的赫鲁晓夫”,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反动资产阶级的代言人”、“帝国主义买办”、“修正主义路线的总根子”等不实之词强加于刘少奇,同时,以所谓“勾结另一个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影射手法攻击邓小平,并宣称”一定要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拉下马”。

从此,在全国报刊上掀起了以“中国赫鲁晓夫”为代称的批判刘少奇运动的高潮。刘少奇据理提出申诉意见,但被置之不理。此后,刘少奇等人受到残酷迫害……

王光美接过刘少奇骨灰盒的瞬间

王光美接过刘少奇骨灰盒的瞬间 

刘少奇遗容

刘少奇遗容

亲密的战友与接班人

毛泽东和刘少奇是几十年出生入死共同战斗过的老战友。1922年,他们曾共同领导了安源路矿工人运动。后来刘少奇一直在白区工作,毛泽东在根据地探索革命之路,在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时期,他们都被看成右倾机会主义的代表,同样受到打击。在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上,刘少奇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为党的历史上的这次伟大转折作出了贡献。作为“左”倾危害的体验者,刘少奇积极参加清算王明“左”倾机会主义的斗争,并写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论党内斗争》等大量著作,贡献突出。

当时毛泽东给予刘少奇很高的评价。

在党的“七大”上,刘少奇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实际上成为党的第二把手。1959年,他又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与毛泽东共同领导中国,国内正式出版物上,“刘主席”的称号与“毛主席”并排出现,当然也有两位主席的肖像,刘少奇也被称为毛主席的“最亲密战友”。1961年,毛泽东会见蒙哥马利勋爵时,肯定他的接班人是刘少奇。

分歧始于“三面红旗”

毛泽东与刘少奇的分歧,大体发生在1962年初。刘少奇本来是赞成“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但在1961年八届九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后,他回湖南老家宁乡县炭子冲搞调研,看到到处是荒凉的田野、饥饿的人群,妇女们在田地里挖野菜,老人孩子们在树下采树叶,许多人饿的得了浮肿病,和原来听到的汇报和想象根本不是一回事,于是改变了对“三面红旗”的看法。

在5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造成目前困难的主要原因。中央要对这些错误负主要责任”。

他还提出彭德怀信中说的一些具体事实不少是符合实际情况的,人民公社当时不办也可能好些,迟几年办也是可以的,建议解放彭德怀。这些观点显然涉及“三面红旗”,也引起毛泽东的不满。毛泽东一直认为“三面红旗”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体现,是对马列主义的创造性发展,是完全正确的。他曾表示愿与全世界反对“三面红旗”的人作战,包括党内大批反对派和怀疑派,因此,谁反对“三面红旗”,谁就被认为是修正主义,刘少奇也被他看成犯了“右”倾错误。这个分歧导致了老战友的分手。

造成毛、刘分手的第二个原因是对待“四清运动”的不同看法。毛泽东认为要从政治上搞“四清”,斗争的重点是解决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问题。刘少奇则认为应从经济上搞“四清”,有什么矛盾解决什么矛盾,不要把什么问题都往阶级矛盾上拉。1964年底,中央工作会议上,刘少奇在毛泽东讲话时插话,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毛泽东很生气,联想起邓小平劝他可不参加会(当时毛泽东感冒,邓好意劝他不必参加会),认为中央第一线不让他放心,并坚持让刘少奇作检查,认为这不是个人之间的是非,而是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之间的大是大非。这件事加剧了两人之间的冲突,毛泽东对刘少奇失去信任。

另外,在当时的外交问题上,在调整改革中出现的包产到户等事上,毛、刘二人间也有较大分歧。

毛泽东将刘邓推至“文革”风口浪尖

1966年5月,毛泽东在南方休假。刘少奇按照毛泽东的部署和安排,5月4日至26日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六月的北京,政治风云动荡,聂元梓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而且得到毛泽东的支持。清华大学随之出现了群众组织“红卫兵”,大批学者专家领导受到围攻批斗,有的被抓被押,有的自杀。中央决定派出工作组引导“文化大革命”,却又与群众产生对立分歧,纷乱的形势让刘少奇不知如何应付。他多次打电话给毛泽东请示汇报,均未收到明确的回复。六月末,迫于无奈,刘少奇和邓小平乘飞机去杭州,与毛泽东面谈运动情况,并请毛泽东回京讨论工作。毛泽东委托他们相机处理。

刘、邓回京后,立即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决定向大中学校派工作组控制和引导“文化大革命”。七月下旬,毛泽东回到北京,他不这样看,认为工作组“起坏作用,阻碍运动”,应该“统统驱逐之”。

8月1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全会上发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刘少奇成为不点名的“资产阶级司令”,他在党内的地位由第二位降到第八位,毛决定林彪为接班人。刘当即表示:保证服从党的决议,努力去认识自己的错误,不做任何不利于党的事。此后,刘少奇处于被批判的境地。

他要认识错误,准备书面检查,以让毛泽东满意。

10月,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内,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内容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其中一项议程是刘少奇在全体会上作检讨。对这个检讨,刘少奇早就准备了。1964年的一句插话都让毛泽东大发脾气,最后作了检讨。现在这么大的“错误”哪有不检讨的道理。刘少奇很精心,很认真地做了准备,并很快把检查稿送交毛泽东审阅。9月14日,毛泽东在刘少奇的检查上作了批示:

少奇同志:

检查上写得很好,很严肃,特别是后半段更好。建议以草案形式印发政治局、书记处、工作组(领导干部)、北京市委、中央文革小组各同志讨论一下,提出意见,可能有些收获,然后酌加修改,再作报告,可能稳当一些,请酌定。

毛泽东 9月14日

刘少奇照批示做了。

10月23日上午,刘少奇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检讨:“我的检讨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讲讲50多天来的错误。在今年6月1日以后的50多天中,我在指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是路线方向性错误。这个错误的主要责任应该由我来负……第二部分,是说我这次犯错误不是偶然的,我在历史上也犯过一些原则性和路线性的错误,如1946年在对东北战争的指导上有错误,对林彪的指导是不够的……第三部分,讲我犯错误的原因,一是不理解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发展的更深入、更广泛的新阶段,不理解进行文化大革命的方法,怕乱,怕反革命上台;二是错误估计形势,世界观没改造过来;第三,最根本的是没学好毛泽东思想……”

当然,他是专心地按照《炮打司令部》的口径讲的,虽然他不诿过、敢负责,但事实上他没弄清,也无法弄清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