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彭德怀朝战犯的最严重错误 自损十万将士(3)

格罗斯特营蒙羞朝鲜

李奇微赴东京接任麦克阿瑟职务后,第8集团军司令官由范弗里特接掌。范弗里特出身西点,他的从军生涯不太走运,到二战快结束才是个团长,由于在诺曼底登陆中表现出色,才得到破格提升,就这样,现在还是个中将,相比自己的同班同学艾森豪威尔和布莱德雷自然不必说,连低他两级的学弟柯林斯、李奇微、克拉克等都早已名满天下,成为战区司令一类的人物了。

范弗里特在西点军校的评语是“粗鲁、坦率,但也足智多谋”,他知道,这是此生最后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了!他一上任就敏锐地察觉到志愿军的进攻企图,4月21日,日本的《朝日新闻》在头版登出通栏大标题《范弗里特将军:欢迎共军进攻》。

4月22日晚17时,在一轮弯月照耀下,200公里长的战线上,志愿军几千门火炮震碎了黄昏的宁静,无数颗炮弹将“联合国军”的前沿阵地打得粉碎,第五次战役开始了!

遗憾的是,虽然志愿军炮兵部队的炮弹打得又刁又准,但步兵的协同出了问题,竟然没跟上来。炮火准备的效果大大打了折扣。

尽管如此,志愿军左中右3个突击集团仍像三把尖刀,全线突破了范弗里特的防线!

左翼宋时轮兵团复仇心切,一下就击穿了东线敌军阵地,主力立刻向纵深攻击,24小时内南进30公里,歼灭了南朝鲜6师和美24师的一些分队。中央位置的王近山兵团攻入了中线敌军纵深,分割了东西线敌军之间的联系。右翼杨得志兵团则打出五次战役最漂亮的几仗,也打出了志愿军战史上的一个重大教训。

63军军长傅崇碧出奇制胜,利用美军认为中国军队不敢白天行动的心理,将187师在大白天分多路隐蔽接近临津江,天黑后一举突破了敌人严密设防的临津江,187师徐信师长亲自带着师主力561团,穿越15公里的崎岖山路,切断了掩护美军逃往汉城的英国第29旅与美3师的联系。英29旅陷入包围,其侧翼的比利时营被打得七零八落,还算跑得快没有被全歼。

英29旅主力虽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逃脱,可是其格罗斯特营被187师死死地围在雪马里地区。格罗斯特营是英国最著名的几支功勋部队之一,由于曾在19世纪远征埃及立过奇功,被授予在军帽上佩带两颗军徽的殊荣,大号“英国皇家双徽营”。

但志愿军战士们可不管你是什么营,败在手下的各个国家的王牌部队还少吗?一个名叫刘光子的志愿军战士顶着英国人的密集弹雨只身冲向敌阵,让女皇的战士们惊恐万状。刘光子冲上阵地后发现脚下山坳里的一大群英国兵,他先扔个手雷过去,然后一手端着冲锋枪一手举着手雷,大吼一声:“都给老子举起手来,不然杀光你们!”

这群英国兵虽然不懂中文,但对于他手中的冲锋枪和手雷是熟悉的,就这样,整整63个英国人全部乖乖地举起了双手……刘光子被总部授予“孤胆英雄”的荣誉称号,是志愿军中抓俘虏最多的单项记录保持者!

格罗斯特营身陷危局,连身在东京的李奇微都急了,他亲自赶往朝鲜战场,命令美3师师长索尔:“你必须救出格罗斯特营,哪怕为此你不得不动用所有部队对优势的中###队进行反击!”

索尔不敢怠慢,于24日上午派出菲律宾第10营级战斗队,在8辆英国“百人队长”式重坦克和十多架飞机掩护下冲向雪马里,力图救出格罗斯特营。志愿军563团3营的战士们将坦克放进一处公路隘口后,突然击毁开路和殿后的坦克,然后将进退不得的敌军堵在山沟里,菲律宾士兵不禁打,顷刻间作鸟兽散。

英29旅旅长布罗迪耶焦急万分,只有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美国人身上。但此时美3师防线已全面告急,索尔将原本用于解救格罗斯特营的65团主力和菲律宾营全部投入右翼堵漏,只给布罗迪耶留下了65团第3营。但是美国65团团长哈里斯上校可不会为了救英国人一个营而损失自己的2个营!经过布罗迪耶和哈里斯2个半小时的争吵,拖到上午9时,美国救援部队总算姗姗上路了,志愿军一阵炮火,美军坦克掉头开足马力,跑得比兔子还快。

英国功勋部队格罗斯特营的末日到了。4月25日中午,整个格罗斯特营4个步兵连、2个炮兵连、一个中型坦克连被志愿军全歼,营长被俘,1,000余人只逃掉了39人。英国军队从此失去了“皇家陆军双徽营”这支功勋部队。

临津江畔,英国第29旅惨遭重创,减员50%以上,彻底失去战斗力,英国朝野为之震惊,美国人见死不救的行为让英国人怒火万丈,也让李奇微尴尬无比。

63军连战连捷之时,杨得志兵团另两个军却损失惨重。64军担负着突破临津江之后向议政府穿插的重任,结果在过江之后被美军强大火力阻住不能前进。兵团连发两电催其突破,措辞之严厉实为罕见:“……我军主力已停于江南狭小背水地区,如不坚决攻击等于死亡……64军各师如不猛插进到目的地完成战役任务,会遭到革命纪律的制裁。”

在上级的严令下,64军不顾一切往前猛攻,最终只有一个营和兵团侦察支队冲破了美军防线。这2支小部队经过苦战,一路击破美军七次阻击,在美军纵深穿插60公里,一举夺占了议政府旁的制高点道峰山,切断了汉城以北美军的退路。这一行动打乱了汉城以北美军的部署,四面八方的敌人一齐拥向道峰山。这2支志愿军分队在不可想像的恶劣条件下整整坚持了三天四夜。可是,64军的大队人马此刻却在血洒临津江畔,无法及时赶到……

此时,赶来增援的65军2个师也跟上来了,结果,5个师5万多人马全部拥挤在临津江南岸几十平方里的狭小空间动弹不得,前进不能,后退不允,整整2天2夜,遭到美国人的空地火力的重大杀伤。中国权威战史记述:“这是志愿军战史上的一次重大教训。”

从4月22日起,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响了整整7天7夜才渐渐平息。此时,志愿军已向南突进了六七十公里,杨得志兵团已进逼汉城北郊,美军在四次战役中进攻87天才得到的地盘被志愿军仅仅7天的反攻夺回大半。至此,第五次战役的第一阶段结束,志愿军歼敌总数23,000人,其中未能成建制地歼灭敌军1个团,离预定歼敌5个师的计划差得太远了!

在总部,彭德怀暗暗思忖,这个范弗里特不简单啊,他节节撤退,每夜却最多只退20公里,恰是志愿军一夜前进路程。结果夜间抓不住敌人,天明又进入了敌军预设阵地之前,反遭火力猛袭。而且,范弗里特一改“鸡蛋壳防御”战法,建立了兵力和火力密切配合的纵深防御,志愿军想打近战贴不上去,打夜战当夜不能解决战斗,想速决又僵持不下,又打成了最忌讳的一线平推,虽然在加平方向曾打开过一个战役缺口,对敌翼侧形成严重威胁,却又不得不因部队缺粮而原地停留等待补充,而美军迅速以摩托化行军堵住了缺口。现在,美军连汉城也不肯放弃了。范弗里特将火炮全部推到汉城的街道上,对汉城北西东三面形成密集火网。

“部队携带粮弹又已用尽,只好停止进攻了。唉,后勤跟不上,火力又薄弱,毫无制空权,看来这仗只有打成长期的了。”

彭德怀现在已经彻底认清了战争的长期性。但是,这场中国军队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如果草草收场,彭德怀和志愿军官兵们又不甘心。

此时,西线美英军主力被迫退守汉城及汉江南岸之后,整个战线成斜形由西南向东北伸展,把全部由南朝鲜军防御的东线阵地露了出来。彭德怀看着敌我态势图说:“我们要先选弱的打,到东线揍李承晚去,争取多歼灭伪军,让美国人孤掌难鸣。”邓华也补充说:“要立即转移兵力,把力量用在东线。”

于是,百万大军又开始运粮补弹,打算发起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

5月下旬,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打响了。彭德怀专打东线南朝鲜军的战术收到神效,西线杨得志兵团佯攻汉城吸住了美军主力,王近山兵团再次中央突破,又将东西线敌人切成了两片。东线担任主攻的宋时轮兵团和人民军3个兵团以空前猛烈的炮火猛轰南朝鲜军防线。中朝联军傍晚突破,夜间穿插,天明合围,迅速占据了南朝鲜第三军团撤退必经之地五马峙,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南朝鲜4个师全部崩溃,副军团长等人带头化整为零,分散逃入大山,许多人在向南逃亡的过程中饿死,4个师的装备全部扔给了志愿军。

李奇微、范弗里特大怒,二话不说撤掉了南朝鲜第三军团的番号,勒令其限期解散。这对于南朝鲜军队来讲,真是一个奇耻大辱。

打垮了南朝鲜三军团后,东线部队继续向南猛插。朝鲜中部山脉均为纵向,部队横向无法机动,志愿军只好一个劲往南跑,经过5天连续奋战,宋时轮兵团在东线普遍推进了50~60公里,向南冲得最远的12军已到达三七线,其92团竟然插入150公里远,到达三七线以南的下珍富里。范弗里特的防线又被砸出一个窟窿,志愿军又取得大胜。

可惜,早已不堪重负的补给线撑到这个时候终于彻底断裂了。志愿军的军师长都喝不上稀饭,63军军长傅崇碧一天的粮食就是一把从大道上捡来的炒黄豆,王近山兵团大批战士饿得啃树皮草根竟中毒死亡,只得停留3天等待补充。美国人用2个师摩托化行军,十几个小时行进100多公里,迅速堵住了缺口。彭德怀见状长叹。由于供应困难,部队疲劳,没办法再发展战役胜利了。

志司随即下令,春季攻势到此结束,主力转移到三八线北休整,两个阶段进攻都获得胜利的志愿军带着8,000伤员,胜利回师,向北撤去。彭德怀和众将领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灾难即将降临……

老谋深算的范弗里特决心要杀个回马枪。早在5月18日,中朝联军的攻势尚在高潮时,他就下令美军要在西线和中线进行反攻准备。中国人的攻势只能维持5~7天,粮弹耗尽后必然撤退。他要乘其粮弹全无、忙于撤退时,用坦克和摩托化步兵组织“特遣队”,由强大的空军掩护,沿公路向中国人后方猛插,抢占桥梁渡口,配合后续部队包围正在撤退的中国人……

两眼发红的范弗里特豁出去了,他冒险将守备后方的兵力抽调一空,随即在5月22日志愿军进攻刚停止,就发动了迅猛的反攻!骑1师7团突击队、美25师“德尔温装甲支队”、美10军“牛曼尖兵”特遣队等武装到牙齿的重装甲支队凶猛地向正在撤退的志愿军后方插去,一直养精蓄锐的13个师尾随其后。

面对突然降临的打击,胜利班师的志愿军措手不及。“牛曼尖兵”3个小时就穿插20公里,抢占天险屏障昭阳江北岸渡口,企图将刚刚取得东线大捷的宋时轮兵团拦腰切断,一举包抄到滞留在三七线附近的27军、12军背后,造成中线的15军、60军右翼也彻底暴露。

接着,60军的防线被突破,中线王近山兵团和东线宋时轮兵团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东线已是危急万分,中线也开始大势不妙了。屋漏偏逢连阴雨,王近山3兵团刚开始撤退,电台车就被敌机炸毁,兵团部与下级部队全部失去联系!王近山急得顿足大骂。他的60军180师两翼已彻底暴露,实际上已被包围,配属给宋时轮的12军也被截断了退路……

到5月24日,12军军部和下属2个师、27军主力和60军180师都被美军截断在三八线以南,志愿军的战役布势被割裂了。

经过短暂的混乱,志愿军部队中那些久经沙场的王牌军立刻开始了坚决的突围行动。配属给宋时轮的12军31师虽已被孤立在敌后,同军部失去联系,但师长赵兰田这个老红军却非常沉着,他相信部队和自己的战斗经验,率领师主力堵口子、钻空子,安全跳出了包围圈。另外,他还派人穿过火线给打过三七线的91团传达撤退命令。

完全陷入包围的91团是个有光荣战斗传统的老红军团队,深通战术的团长李长林率部先朝敌人后方的东南方向冲过去,秘密涉过了南汉江,然后又绕道走向北方。6天后,靠吃野菜树皮维生的91团1,000多名官兵终于冲破了3个师敌军的堵截,建制完整地同大部队会合,甚至还顺手抓了60多个南朝鲜俘虏!

东线几支被围的志愿军部队都是战争经验极其丰富的老部队,都有惊无险地溜出了美国人的包围圈。27军全军断粮,又被美国在朝鲜战场上唯一的空降王牌187空降团和大批敌坦克截断了退路。这支三野劲旅纹丝不乱,彭德清军长指挥部队交替掩护,见空就钻,连一支小分队都没有损失就平安撤回了北方。12军也基本完好无损地突出美军包围网。到了27日,彭德怀在全线展开8个军进行阻击,终于压住了阵脚。

但是,陷入重围的180师却没有任何消息……

180师出事了!

5月29日晚7时,瓢泼大雨铺天盖地,电闪雷鸣惊心动魄,刚从空寺洞志司到楠亭里志愿军后勤司令部任司令的洪学智忽然接到彭德怀紧急电话:“你赶快回来,180师出事了。”闻听此言,洪学智吓了一跳。

前方伤亡太大,韩先楚被派回国要兵去了,邓华夜间行军脸部被吉普车挡风玻璃撞成重伤,也回国治疗。因此,现在志司只有彭总一人坐镇。

凌晨2时,洪学智终于赶到志司。彭德怀满头大汗,两只眼睛熬得血红,正急得团团转,他告诉洪学智:“180师同60军军部、3兵团、志司都失去了联络,电台怎么也联络不上……”

180师的命运牵动了许多人的心,毛泽东也在凌晨1时来电询问情况。但此时180师已错误地砸掉电台,全师分散突围了……彭德怀除了电令181师、45师返身去解180师之围外已做不了更多的事了,而那2个师也已伤亡惨重、粮弹耗尽,自身还未完全脱险,更别说去援救兄弟部队了。

180师确如彭德怀所言,是“一个较弱的师”。1947年,这个师才由山西洪桐县大队升级组建,是时,解放战争已是捷报频传,该师是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从未遇过特别复杂的困境。师长郑其贵是个老政工,其他领导多没有单独指挥作战的经验,而全师除了干部和骨干外,入朝前补充的大多是刚刚解放的原国民党军士兵。

所有的这些不利因素在深陷重围时都表现出来,师领导机械执行上级命令不知灵活变通,断粮时竟不杀掉可供几天食用的几百匹骡马而任其跑散,不积极联络求助反而砸毁电台烧掉密码,不集中力量突围反而分散突围部队,干部们担心编进部队的原国民党士兵打黑枪只想着自己跑掉……

到了5月27日,180师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参谋长王振邦都逃出来了,几百名干部和骨干也溜过了战线。应该说,他们能活着回来就已经证明,如果不解散部队而是坚决突围,180师是有很大的希望打出来的……

180师共损失了7,000人,其中5,000余人被俘,这是志愿军在战争中被俘最多的一次。师政治部主任吴成德率余部在语言不通、地形生疏的南朝鲜打了整整一年的游击战,最后也被美军俘虏。吴成德是朝鲜战争中被俘的中国官兵中级别最高的一人。

多亏了63军和15军的坚决阻击,才使战局逐渐稳定下来。63军刚刚乘胜撤过北汉江,就接到了彭德怀的严令:“就是把63军打光,也要再坚守铁原15~20天!”在铁原宽达25公里的正面上,63军挡住了美军4个主力师、1,600门火炮和400辆坦克、无数架飞机整整10天的猛攻,彭德怀要用63军以鲜血换来的时间建立三道防线,并调集兵力准备待敌深入三八线以北后再次进行大规模反击……

战斗是异常残酷的,作为第1梯队的189师经过3天3夜的惨烈战斗,有的营连已经打光,最后被撤下来暂时缩编成一个团作预备队。188师563团接防,经过血战后从1,300人锐减到266人!

63军终于完成了铁原阻击战的任务,当接令撤下阵地时,许多战士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和一支弹仓空空的步枪。

彭德怀亲自赶去看望勇士们,他眼睛湿润地说:“祖国感谢你们!我彭德怀感谢你们!”63军的将士们用哽咽的声音高喊:“祖国万岁!”

彭德怀问年仅35岁的军长傅崇碧有什么要求,仅仅十多天便瘦成皮包骨的傅崇碧满面泪水,只对彭德怀说一句话:“部队减员太严重……”

彭德怀握住他的手:“给你补2万。”

在63军血战铁原时,15军也在南芝浦里的角圪峰、鸣城山、朴达峰一线激战。

15军军长秦基伟显示出了惊人的指挥组织能力,在接到撤退命令时,秦基伟将所有的团长一个个叫出来亲自交待回撤时间、路线。秦基伟果敢的行动让15军全师而退,只有高炮团违反规定在白天就擅自开拔,结果打敌机的高炮反被敌机炸掉了19门。为了这点损失,秦基伟还痛心疾首不已。

战士们挖野菜充饥,连路边马粪里泡涨的黄豆都被饿到极点的战士们扒出来吃了……

接到坚守10天的命令时,不顾减员已达1/3,早已断粮的恶劣状况,15军的将士们又返身先敌抢占了角圪峰、朴达峰,2天就打垮了前来进攻的加拿大旅,又顶住了美25师和美3师的猛攻。所有的山头打到最后都成了白刃战、肉搏战。就是靠着官兵们这种顽强的战斗精神,15军也整整顶了10天,以1,200人的伤亡代价毙伤敌军5,700人,还打掉了4架敌机,成为少数几个在五次战役中得大于失的野战军。彭德怀极为罕见地给15军发来了感情色彩浓厚的电报:

“秦基伟,我十分感谢你们!彭德怀。”

从此,15军这支年轻的部队用自己的战功在彭德怀脑海里刻下了永不会磨灭的痕迹,当时机到来时,彭德怀是会把更重的压力和更大的荣誉交给这支部队的……

6月10日,美军也无法承受在攻击中越来越重的伤亡了,李奇微无奈地承认:“敌人再次以空间换取了时间,并且在其大批部队和补给完整无损的情况下得以安然逃脱。”经过和范弗里特的商议,李奇微估计中朝军队即将举行大规模反攻,遂下令在当日转入全线防御,血腥的第五次战役至此结束。

此役志愿军歼敌82,000人,自身损失85,000人(死伤,失踪),部队后撤中有20,000人失踪,3兵团因一时混乱失踪最多,达16,000人,超过一个整师。美国人则宣称5月下旬俘虏17,000中国人,这个数字占整个战争中志愿军被俘总数的80%以上,是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仅有的一次严重损失。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