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彭德怀朝战犯的最严重错误 自损十万将士(2)

这是彭德怀数十年戎马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失算之一,几年后,他说:“洪学智的意见是对的。”

4月6日,志司总部,南面敌军攻过来的炮声已经清晰可闻。彭德怀在志愿军的五次战役布置会上信心十足,预定作战主力3兵团、9兵团和19兵团的主官们个个斗志高昂。

9兵团刚刚结束休整,司令宋时轮求战心切;19兵团新锐入朝,司令杨得志斗志旺盛;3兵团司令陈赓足疾复发,在国内养病,暂由副司令王近山带队,王近

山绰号“王疯子”,是有名的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虎将。彭德怀扫视着手下这些威振敌胆的猛将,心里非常欣慰。这些都是解放军的精华啊,有了这些身经百战的虎将和英勇无畏的的战士,我就不信打不赢这个仗!

会议从上到下充满了乐观情绪和轻敌思想。大批后续部队正源源入朝,前一阶段青黄不接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很快入朝部队将达到95万人,加上人民军部队可达130万人,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大军。而且,新入朝的部队还包括新组建的大批特种兵,4个地面炮兵师,3个高炮师已经进来了。第3、第19兵团已经换装苏式装备,各师都成立了炮兵团、高炮营,各团增设了无后坐力炮连、高射机枪连和120毫米迫击炮连。各种火炮已增至6,000余门,其中大中口径火炮1,000余门,中国军队的火力从没有这么强大过。

13兵团几个老部队向刚入朝的2个兵团介绍经验时,都说美国人的防御是鸡蛋壳,表皮硬一点,戳破之后就是空的,这不正有利于发挥中国军队传统的穿插迂回战术吗?因此,入朝的新锐部队根本就看不起美国人,一些小调在部队流传:从北到南,一推就完……

但是,志愿军力量虽大大增强,美国人却也没闲着。志愿军前一阶段所使用的战术基本被其摸透,美国人搞出了磁性战术等有效战法予以应对;志愿军入朝数量大增,特别是火炮等重装备突增数倍,随之而来的油料、弹药物资消耗也在猛增,可是洪学智手里的汽车才增加到1,400辆。美国远东空军就已从1,000架飞机增加到近3,000架,袭击重点已转向志愿军后勤补给线……

彭德怀提出了第五次战役的作战计划:“从各方面情报和各种迹象判断,敌军进占三八线以后还要继续北进,而且很可能从侧后登陆,配合正面进攻,对我造成极大威胁。”

“我们必须在4月20日左右,至迟5月上旬,举行战役反击,消灭敌人几个师,粉碎敌计划,夺回主动权。在打法上,由于敌人这次兵力比较靠拢,我军必须实行战役分割和战术分割相结合,从金化至加平线劈开一个缺口,将敌东西割裂,尔后各个包围歼灭之。”

彭德怀想用王近山3兵团从正面突击,以宋时轮第9兵团、杨得志第19兵团从左、右突击。王近山中央突破后往两边一分,协同两翼进攻的宋时轮、杨得志兵团包围歼灭伪1师、英39旅、美3师、土耳其旅和伪第6师共5个师,然后,再集中兵力会歼美24师、25师。这样,彭德怀要通过决定性的第五次战役把“联合国军”主力吃光,其中美军达3个师。彭德怀的胃口太大,他想吃的东西超过了他的消化能力。

布置完作战计划,彭德怀目光炯炯地看着洪学智:“如果一两天没饭吃,再好的计划都完了。如果这次打胜了,全体指挥员的功劳算一半,后勤算一半!”

中国军队已经认识到,后勤是现代化战争的瓶颈,后勤部队的重要性和一线战斗部队的重要性是同等的。

开完会当天晚上,彭德怀的司令部开始向后方转移。美国人离得越来越近了。为防一起出事,志司总部分成好几批出发。在转移路上,洪学智撞车,幸而只受了轻伤。到了空寺洞志司新驻地,次日清晨5时,附近的防空哨枪声响起,敌机将彭德怀防空洞堆的沙袋隐蔽墙上打了70多个窟窿眼!邓华等住的房子也被火箭弹打得千疮百孔,志愿军的总司令和第一副司令差一点都报销了!

统帅们尚且受到敌军空中力量的如此威胁,千里后勤线上的物资损失可想而知。汽车4团刚入朝一次就给打毁了73台车,4月8日,三登库区287万斤生熟粮食,33万斤豆油,40多万套单衣衬衣,19万双鞋和不计其数的其他物资被美国凝固汽油弹付之一炬。库区内豆油没膝,黑烟冲天,东线部队换季衣服全部被毁,只好穿冬天的棉衣打仗,热得受不了就掏出衣服中的棉花当夹衣穿……

面对后勤困局,彭德怀、洪学智和中国军队的老后勤李聚奎等人开始酝酿从根本上解决后勤问题,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开始准备成立。但此时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1950年4月19日,抗美援朝战争中规模最大的第五次战役即将开始。在向基层下发的动员令中,有这样一句话:“这次战役的意义十分重大,因为它是我军能否取得主动权的关键,是朝鲜战争时间缩短或拖长的关键。”

志愿军企图毕其功于此役,尽快结束朝鲜战争,但是美军新任前线指挥官范弗里特中将可不这样想。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