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流浪时给地主当保姆 少爷即康生

核心提示:自从那年元宵节她母亲被打之后,江青就跟着她母亲离开了济南,去到她的出生地诸城谋生。她的母亲在诸城给人家做保姆,曾先后在好几处有钱人的家里干过活。在她母亲给人家干活的过程中,有一户大地主家姓张,这家的二少爷就是现在在中共中央华东局任第二副书记的康生。

江青:母女流浪给地主当保姆 少爷即康生

本文摘自《历史的真言——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作者: 邸延生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1948年11月末,华北大地已呈现出一派即将入冬的寒冷景象。

大地上的枯草在冷风中瑟瑟地摇曳着单薄的莛茎,落了叶的树枝凄凄地仰望着深邃天际中的淡淡的浮云,入夜了,猫头鹰忽闪着它们的大眼睛飞落在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的河面上,借着清冷的月光机警地寻觅着尚在四下里找食的小田鼠……

此时,华北野战军的杨罗耿兵团已接到毛泽东的电令,以9个师的兵力迅速包围了困守在新保安的国民党第35军军部和其所统的3个师,并以2个纵队的主力部队阻住了慌忙南逃的国民党军第104军。

在同一时间里,林彪和罗荣桓指挥着东北野战军的主力部队也已遵照毛泽东的指示,以5个纵队和1个炮兵纵队的优势兵力,急速向唐山西北方向的玉田一带集结;并以三纵、四纵、五纵和十一纵4个纵队的重兵威逼北平,以六纵、七纵、八纵、九纵和十纵5个纵队的兵力围向了天津、塘沽、芦台和唐山一线……

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在北平如坐针毡,面对人民解放军如此强大的攻势深感他所处的境况已是危若累卵,慌忙召集部属连夜开了战前会议,命令其第35军死守新保安,务必保持与北平的通路不被解放军截断;命令其第11兵团严防张家口,以待北平危急时备作西窜的通道;命令陈长捷指挥他的13万人马据守天津,同时命令塘沽的5万守军做好一切接应其从海上南逃的准备……

此时此刻的傅作义,在北平仅留下了20余万人马,面对以排山倒海之势突如其来的解放军主力部队,惊吓得坐不安席、睡不安枕、食不甘味,再也没有了前些时日曾夸口说“共产党如果能够取得胜利,我傅作义甘愿给毛泽东去当秘书”的神气和妄图夺取石家庄、偷袭西柏坡的胆量了……

在西柏坡,毛泽东依然日夜密切关注着淮海、平津两大战略区的每一处战机和战况;在他的办公室里,两大战略区每天发来的电报总要有几十份,每一份都等着他的决断和指令。

周恩来、朱德、刘少奇和任弼时夜夜聚守在毛泽东的办公室里,几个人常劝毛泽东注意休息,总要保重一下身体;毛泽东却总是摇摇头,对四位中央书记处的书记说:“最要紧的还是打仗么!蒋介石打不倒,么事也干不好呢!”

自从打响了辽沈战役,凡是关系全局的大仗都要书记处的五大书记共同研究讨论、决定作战方案和对敌之策;平时则主要是由毛泽东和周恩来商量决定,意见一致后就发电报,有时是周恩来起草,毛泽东改定;有时是毛泽东口授,周恩来写好后,毛泽东再推敲审定。

三大战役开始后,毛泽东与周恩来几乎一刻也不曾分开;侍卫在毛泽东身边的李银桥见到,周恩来与毛泽东两个人配合得非常好,事事协商、件件共议,一同指挥着前线的百万大军与国民党反动派一决雌雄……

恰在这时,江青接到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李干卿和姐姐李云露的来电,告知她的生身母亲在济南去世了。

江青要求去一趟济南为她的母亲奔丧,毛泽东考虑后同意了,并派了李银桥、阎长林、周西林和孙勇陪同她一起去。

12月初,江青坐上周西林开的美制中吉普车,在李银桥、阎长林和孙勇的陪同下,5个人一起离开了西柏坡。

江青一行人乘汽车一路向东南方向行进,很快到了石家庄。

在早已于1947年11月12日被人民解放军攻克了的石家庄,江青等人受到了军管会人员的热情接待和协助,周西林将中吉普车开上了火车的平板车厢,然后同江青等人一起乘火车从石家庄出发,一路向东前往山东省境内的德州。

第一次乘火车,对偌大的火车能在两条细细的铁轨上飞速行驶和火车厢里的一切,李银桥和阎长林等人都感到很新奇,也很兴奋。

在火车上,江青向陪同她的人们详细讲了火车在铁轨上奔跑的原理,讲了蒸汽机车的构造和性能,讲了铁路沿线各站点和道岔的调控作用,同时向人们详细讲了她的身世:

江青的生身父亲叫李德文,娶了两房妻室,江青是小老婆生的,是为侧出,不算嫡生,又是个女孩子,母女二人在李家根本没有什么地位。

江青记得她5岁的时候,那年人们正在欢欢喜喜地过元宵节,不知她父亲为了什么事情,突然抓起一把铁锹,追赶着拍打她的母亲;江青扑上去保护她母亲,也被撞坏了一颗牙。

江青讲她父亲比她母亲大好多岁,在济南开着一间木匠铺;他父亲长得很凶,嗜酒如命,脾气很暴躁,而且习武,时不时地虐待她母亲。因此,她父亲在她的脑海里没有留下一点好印象,她只爱她母亲。

自从那年元宵节她母亲被打之后,江青就跟着她母亲离开了济南,去到她的出生地诸城谋生。她的母亲在诸城给人家做保姆,曾先后在好几处有钱人的家里干过活。

在她母亲给人家干活的过程中,有一户大地主家姓张,这家的二少爷就是现在在中共中央华东局任第二副书记的康生。

后来江青的父亲害伤寒病死了,她们母女俩这才又回到济南,投奔在江青的姥姥家生活;母女俩相依为命,全靠她母亲为别人家帮工挣点钱艰难度日。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