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74年周恩来点评张春桥:不好对付 我对付不了

陈春梅在《我的爷爷陈永贵》一书中说:1974年上半年,中国政坛风云突变,先是批林批孔,后来又批周公。爷爷知道中央斗争激烈、情况复杂,在一些问题上不随便表态。

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爷爷发言完后,张春桥不指名地攻击他,说他爱出风头。爷爷顿时翻了脸,站起来说:“党的会议不让我说话么?我反映的都是事实呀,大不了我回去种地。哼!你也没有那个权威。”会议由王洪文主持,其他政治局委员们都不吭气,气氛很紧张。散会后,纪登奎伸出大拇指称赞道:“老陈,够勇敢的!”李先念、陈锡联也给他打来电话,说他捅了马蜂窝,痛快!

爷爷和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关系很好,在政治局开会时总坐在一起。一次去广西南宁参加贫下中农代表大会时,韦国清和许世友接待了他。许世友坐在沙发上拍着膝盖说:“这里是我的地盘,老陈有什么话就随便说吧。”他就谈起了张春桥的事。许世友在南京当司令员时,张春桥去当过几天政委,跟许世友也合不来。

于是,许世友就向毛主席发电报揭发了张春桥的问题,说张春桥动不动就训人,口头上说支持工农干部,实际上根本不让人家讲话。毛主席接到许世友的上书后,在一份材料上批示:“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为懂了,其实不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表现。”周恩来在医院得知情况后,连忙召见爷爷,对他说:“永贵呀!张春桥这个人不好对付啊,我都对付不了他。这样吧,等我出院了,把你和张春桥的矛盾解决一下。”

爷爷和张春桥的矛盾由来已久。在毛主席80寿辰时,江青设了一桌酒席,宴请部分政治局委员。当江青谈到妇女坐天下和批宋江时,张春桥举起杯,笑着说要和爷爷碰一下。张春桥的笑让爷爷感到不舒服,他使出了牛脾气,不理张春桥,站起来说:“今天是毛主席的生日,我高兴。每人一杯,我替大家喝了。端酒来!”酒端来了,一杯又一杯,一共24杯,他一口气喝了下去,委员们见状一齐鼓起掌来。会后,他跟纪登奎在车上聊了起来:“哼,说我粗,可我粗中有细,有立场哩,有气魄哩!”

本文摘自《老年生活报》2009年2月6日第04版,作者:陈春梅,原题:许世友为陈永贵打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