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远新:主席要我接班是瞎编 我不会喝醉胡说

本刊2010年3期发表了阎长贵、杨银禄先生的文章《一则历史的传闻的真伪》,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有人认为这篇文章道出了重要历史真相,也有人提出了新的质疑。阎长贵将读者的质疑转给了毛远新。毛远新做了答复。现将阎长贵短文发表如下:

2010年12月22日毛远新电话告我:你的信我收到了,附来的质疑和商榷你同老杨那篇历史传闻(指毛关于他身后中央常委名单的事)“真伪”的两篇文章也看了,我看对这件事情表明态度就可以了,不一定答复。

主席进入1976年后,除了“您好”之类的一些生活用语外,涉及人名、地名和一些专有名词,他讲的确实谁都听不懂了,但他头脑还清楚,所以就用手写。有的书上说,主席还几次会见外宾;可查查外交部的记录,看主席究竟讲了几句话,讲了些什么,不可忽视其中还有翻译的作用。关于主席常用手写,我讲几件事情:

一、主席选定华国锋做接班人,他还是希望张春桥做“军师”,安心做副手,他让我向张春桥传一句话:“遵义会议后我不就是做了十年的副手吗?”对这句话中的“遵义会议”我根本听不懂,这句话就是他用手写的。

二、关于1976年4月“天安门事件”的“性质”和对邓小平的处理意见也都是主席用手写的。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