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71年许世友摧毁林彪死党的幕后战(图)

3天后的深夜,漆黑的夜空像涂上了一层厚厚的墨汁,伸手不见五指,毛毛雨随风飘着。南京火车站里,少数旅客有的在打瞌睡,有的来回走动,一切是那么的宁静。

这时,一声长鸣,从北方开来的一列火车靠站了,重重地喘着粗气。从后面包厢里走出两名军人,走在前面的正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紧跟在后面的是李秘书。接他俩的吉普车就停在软卧车厢的门口,许世友一下火车,就跳上了吉普车。

吉普车风驰电掣般地经太平门,开往中山陵8号。到了门口,许世友对李秘书说:“你坐我的车去,赶快把肖副司令接来。”

半小时后,肖永银出现在许世友的面前。许世友说:“主席和周总理叫我到北京,交代了任务,秘密逮捕林彪的死党——‘三国四方’,你马上出发,先到上海,后到杭州,再回南京抓南空的人,越快越好!”

所谓“三国”是指南京、上海、杭州;所谓“四方”是指:北京空军政治部副主任江腾蛟、上海空四军政委王维国、杭州空五军政委陈励耘、南京空军副司令周建平。

许世友简要介绍了“三国四方”的情况后,正色道:“林彪、叶群、林立果现在已横尸荒野,主帅一死,‘三国四方’必然失魂落魄,他们会不会作垂死挣扎呢,必须赶快解决他们。”他告诉肖永银,林彪在北京的死党已抓起来了,南京要赶快行动。

许世友说:“我事多,还要选调干部,组织工作组到南空、空四军、空五军去,一时抽不出身到上海,由你去执行任务。”

“是!”肖永银响亮地回答。他家也没来得及回,便带着保卫部长李书和等一行人出发了。

苏州附近有个空四军的硕放机场,肖永银听说当时林立果曾派人准备在毛泽东的专列到达前,炸掉硕放机场附近的一座铁路桥,达到谋害毛泽东的目的。

硕放机场控制起来没有?肖永银不放心,他在3天前曾同第六十军军长张明通过电话,要他派部队迅速控制硕放机场,现在情况怎样了?为了了解情况,肖永银在上车前,叫值班秘书打电话给苏州某师,请师长到列车上见面。

火车路过苏州时,这位师长上了车,肖永银小声问道:“你们师去了多少人?”“去了两个营。”师长小声地回答。

肖永银略想片刻,小声说:“按惯例,派两个营足够了,但是硕放机场紧靠上海空四军,这点兵力不够。”他叮嘱说,“你再派两个营,要绝对保证不出差错!”

列车到达上海车站时,天已大亮,按照事先打的电话,要求上海警备区派车接站,根据他的要求,警备区派了两辆破旧吉普车,停在车站的出口处。为何提出要旧的吉普车呢?肖永银考虑得十分周到,他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打草惊蛇。

这两辆车太旧,一路老牛拖破车似地颠簸着。林彪的死党做梦也不会想到,里面坐的竟是南京军区的副司令。车子行驶了半小时,“嘎吱”一声,停在南京军区上海延安饭店门口。上海警备区周纯麟司令、柳耀宗政委在门口迎接。肖永银下车后,走进一间房间,劈头便说:“我这次是来执行一项特殊任务的,请你们警备区配合,做到随时听从调动。你们首先办两件事:第一、立即派1个连,占领延安饭店的制高点,如果空四军来进攻,必须坚持4个钟头;第二、派2个师的兵力进上海,控制南京路、淮海路、四川路、福建路、外滩等主要街道,不准空四军通行。”

为了配合肖永银,毛泽东决定由上海市革委会出面“引蛇出洞”。周恩来打电话通知王洪文到北京面谈一次,又让他到南京,找许世友接受具体任务。

肖永银拨通了在上海的王洪文办公室的电话,开口道:“我是肖永银啊。”王洪文在那头说:“我已接到周总理的电话,到南京接受了任务,你看战场选在什么地方好呢?”

肖永银说:“这也和打仗一样,一切依时间、条件而定,只要他们不起疑心,高高兴兴地来就行了。中央要求我们,不要用一枪一弹就能解决问题。”

由于军区延安饭店目标大,又是南京军区范围,容易引起王维国的疑心,最后商定在锦江饭店抓捕王维国!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