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一战传奇女间谍:跳艳舞闪耀欧洲 向行刑者飞吻

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其他地方如火如荼地进行时,玛格丽塔·海特勒伊达·策勒从她在海牙的宅邸动身,一路走向菩提树成荫的福尔豪特广场,这是四周簇拥着使馆的一个广场。而直至今天仍傲视海牙外交区的是南洋大饭店。

39岁的策勒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玛塔·哈里,她穿着长款大衣,戴着蒙着面纱的帽子,将要踏入这家豪华酒店与荷兰政府的一名官员会面。由于青春不再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终结了她的舞蹈生涯,玛塔·哈里开始依靠中立的荷兰权势人物的恩惠和间谍工作为生。

这样的做法决定了她的命运。玛塔·哈里是一个以异国情调诱惑了欧洲十年的幻想家,而她在情报工作的试水——很多在欧洲各国首都的豪华酒店中进行——令她于1个世纪前的今天被法国人枪决。

不过,玛塔·哈里看到自己真人大小的全身像悬挂在南洋大饭店无疑会惊讶。南洋对她有特别的意义是因为印度尼西亚在她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她18岁时嫁给了一个殖民地官员,逃离了弗里斯兰的家乡,先后迁居到爪哇和苏门答腊。婚姻破裂后,他们又回到了荷兰。

身无分文的策勒前往巴黎。她后来解释说,“我认为所有逃离她们丈夫的女人都去往巴黎。”

在20世纪初,巴黎是世界耀眼的娱乐之都,充满夜总会、音乐厅、剧院和交际场所。

虽然根据传记作者的描述,她不是特别吸引人,但策勒曾写道“我的身材极好”,获得了普遍赞同。她利用自己的肉体做模特、拍戏——还做了一些皮肉生意。但她野心勃勃,而且看到了一条通往名利之路。

她通过挖掘自己在印度尼西亚的经历重新塑造了自己的形象。她得到了吉梅博物馆创始人和所有者的支持,并指导她该如何表演。1905年3月13日她在吉梅博物馆的盛大表演是一场胜利,被巴黎媒体广泛报道。

白日之眼——“玛塔·哈里”的字面翻译是印尼对太阳的一种说法——很快在欧洲最激动人心的城市的夜空闪耀。她身着半透明的纱巾表演爪哇风格的舞蹈,随着她脱掉这些纱衣,观众们一阵激动。

随着她声名鹊起,玛塔·哈里吸引了一批追求者——包括金融家亨利·德罗斯切尔德男爵,作曲家普奇尼,设计师埃尔泰——和许多富有的情人。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