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彭德怀1943年谈民主 受到毛泽东尖锐批评(2)

赵树理把这段故事写成了小说《小二黑结婚》—岳冬至变成了小二黑,小芹就是那个女青年的化身。她母亲本来也是个悲剧人物—信奉“三圣教道会”,给女儿物色了一个40多岁的富商,遭到女儿和两个儿子的坚决反对,她想不开,竟自缢身亡。赵树理把此人和自己过去写过的剧本《神仙世界》中的神仙人物糅合在一起,就成了小芹的母亲三仙姑。至于小二黑父亲二诸葛,他身上就有赵树理父亲的影子。

赵树理把小说交给了在北方局主管党校工作和调查研究室工作的杨献珍,杨献珍看后拍案叫绝,很快呈给了彭德怀。彭德怀看了,很满意,把书稿交给太行新华书店去付印,为表示支持,还题写道:“像这样从群众调查研究中写出来的通俗故事还不多见。”1942年10月《小二黑结婚》出版时,彭德怀的题词就印在扉页上。小说受到热烈欢迎,仅在太行区就销行三四万册,有人还改变成秧歌剧到处演唱,轰动一时。

彭德怀在民主教育的谈话中是否未提到这篇小说,不得而知,但我以为小说的内容完全可以作为他谈话的一个注脚。因为小说所表现的主题,正式反封建—讽刺和鞭挞封建宗法制度、封建包办买卖婚姻、封建迷信、家长制、打人骂人、草菅人命等等。这不正说明,反封建与抗战是完全一致的,实行民主必须挣破封建枷锁,只有反对封建势力和封民主,才能有效抵制封建主义的奴化教育对抗战力量的削弱,从而凝聚人心,不断壮大抗战力量,最终消灭日伪军吗?

值得指出的是,后来,彭德怀的这段关于民主教育的谈话一再受到批判、指责,从延安华北工作座谈会,到庐山会议,一直算作彭的一条错误,到“文革”中更成了他的一条弥天大罪,一代名帅竟被迫害致死。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彭德怀冤案终于彻底平反昭雪。二十多年前笔者写作长篇传记《国防部长浮沉记》时,查到了当年彭总关于民主教育的谈话和毛主席的批评,曾想加以辩白,但由于全书只写庐山会议以后的彭德怀,所以没有写进书里。今天受到杜导正同志文章的启发,总算有机会旧事重提。重读这篇谈话,越来越感觉到,彭总当年的谈话是符合当时党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和党在抗战阶段的政策、策略的,和那个时期毛泽东主席的论述并无本质上的差异,不仅没有错误,而且与毛主席的论述一样,至今仍不失借鉴的意义。当前我们要实行依法治国,落实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就必须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加强民主教育和法制建设,切实保障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等,保障人们“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保障人与人之间建立诚信互助、团结友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良好关系,使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与和谐社会建设同步发展、相辅相成。正如温家宝总理2007年2月26日发表的《关于社会主义初阶阶段的历史任务和对外政策》所指出的:“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马辂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