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秘书回忆:913前夕江青为何给林彪拍照(3)

林彪照相前刮胡子,借用的是我的刮胡刀,手捧的那本《毛泽东选集》,也是借用我的

对一般人来说,既然要照相,起码要准备一下,刮刮胡子什么的。林彪到钓鱼台专门让江青照相,连胡子都没有刮,确实让人不好理解。但如果了解林彪这个人,又不难理解。据林彪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他与江青一样怕风、怕光、怕声音,而且还多了一怕,即怕水。平时,他很少洗澡、洗脸,也不刮胡子,不修边幅。而林彪不刮胡子到钓鱼台来看江青,也不是第一次了。1969年4月,在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林彪被法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9月,他重游井冈山,返回北京后,还没回到毛家湾家中,就跑到钓鱼台来看江青。我记得,那次来,他就没有刮胡子,胡子白白的,比这次来照相还长得多、乱得多,足足有一寸长。头顶光光的。头顶下方周围的头发长长的、乱乱的。在他两旁坐着穿着干净得体的江青和叶群,显得十分不协调。我没有想到,林彪在会上的形象与会下的形象差别竟然如此之大。会上的精气神儿,会下的狼狈相,判若两人,根本没有元帅的风度和领袖的气派,简直是一个窝窝囊囊的老头儿。

这次,林彪是专门来照相的,却也没有刮胡子,江青就不客气地动员他刮胡子。林彪说:“不用刮了。年纪大了,不要讲究了,有胡子没有关系。不想刮。”叶群为了打破僵局,忙劝林彪:“江青同志亲自给你照相,胡子不刮不好,刮了显得年轻,精神焕发。”

林彪瞪了叶群一眼,没说什么。

江青又劝说:“你是党的副主席,解放军的副统帅,照的相应该有领袖气派。”

在两个干净利落的女人不停地劝说下,林彪也就勉强同意了,说:“刮就刮吧。”

奇怪得很,林彪刮胡子也和常人不一样,既不用热水湿一湿,也不用热毛巾敷一敷,更不用香皂、肥皂或剃须膏抹一抹,而是干刮。

林彪临时决定在江青住地刮胡子,可想而知,不太方便,没有带刮胡刀。他的警卫员李文普问我:“杨秘书,你有刮胡刀吗?”我说:“有,就用我的吧。”我的刮胡刀是“飞鹰牌”双面刀架,注有“中国制造”四个字;刀片也是“飞鹰牌”的,上面写有“中国上海”四个字。刀架上设计有现代京剧《红灯记》李铁梅手举红灯的图案,转动刀架时,出现全身、半身两种图案。这副刮胡刀的刀架和刀片,现在我还完好地保存着。并不是作什么纪念,而是别人用过了,我不愿意再用,也没扔。

林彪的胡子是李文普帮他刮的。刮胡子时,林彪坐在一张带靠背的椅子上。由于是干刮,所以刮得刷刷作响,他既不说疼,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我心里想,林彪这个人确实让人难以捉摸。

林彪刮完胡子,在江青、叶群陪同下,乘坐各自的汽车到17号楼。那里有谢富治专为江青布置的照相室。

进入照相室以后,江青拿着心爱的照相机,一边摆弄着照相用的灯具,一边对林彪吹捧说:“广大党员、广大群众和广大的解放军指战员,都知道林副主席跟毛主席跟得最紧,对毛主席的著作学得最好、用得最活,将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举得最高。”

这时,林彪端坐着,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待着江青摁动相机快门。江青调整好焦距和灯光,准备摁动快门时,却突然对林彪说:“林副主席,请你把帽子摘掉好吗?我想给你照一张免冠相。因为我给你照相用的是顶逆侧光,你的帽檐遮挡了你的额头和眼睛的光线。”

林彪的头顶光秃秃的,平时出门总是戴着一顶帽子。江青叫他摘掉帽子,看样子他很不情愿。但是,在那种场合,他又不好说什么,于是不好意思地把帽子摘掉,递给了他的警卫员李文普。

江青等林彪摘掉帽子,第二次准备摁动快门前,突然又说:“我觉得这样照还是不够理想,没有林副主席的特点。林副主席最好是拿一本《毛泽东选集》,两手捧着,真的是在看书,因为你学习毛主席著作是孜孜不倦的。”

叶群夸奖说:“还是江青同志想得周到细致。”

江青立即叫我跑回10号楼,把我的《毛泽东选集》四卷合订本拿来,交给林彪。我那本《毛泽东选集》四卷合订本,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山东新华印刷厂印刷,每册定价5.5元。这本书我至今还完好无损地保存着。

由此可以看出,江青为林彪拍摄捧读《毛泽东选集》的照片,是临时起意。

平时怕光、怕风、怕热的林彪,为了照一张相只好听任江青摆布,被八盏大灯的强光烤得满头大汗。江青递给他一条毛巾,见他擦了头上、脸上和脖颈上的汗水,重新摆好姿势后,终于摁动了她那似乎难以摁动的快门。在一旁观看的叶群,鼓掌表示祝贺。

照完相,林彪和叶群准备离开钓鱼台时,江青说:“林副主席累了吧?明天如果你身体和精神都好的话,请林副主席再来一趟,咱们与这里的工作人员和警卫战士合一个影吧?”林彪点了点头,接受了邀请。

由于第二次照相的人数较多,需要梯子。我请示汪东兴后,他安排了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毛维中负责办理。毛维中要了两辆军用大卡车,于当天下午从中南海怀仁堂后面把专为照相用的梯子运到了钓鱼台17号楼,摆放好。晚上,江青到17号楼看电影之前,还亲自检查摆好的梯子,表示满意以后,才放心地看她每天离不开舍不掉的电影。

6月10日下午2时左右,林彪和叶群又来到钓鱼台17号楼与大家合影。江青叫我请来了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兼摄影记者杜修贤,为大家拍照。杜修贤指挥大家站队时,林彪操着他那浓重的湖北口音说:“前面蹲一排嘛!”这张照片,由于人比较多,50人左右,冲洗、放大用时比较长,加之当时摄影部工作较忙,我们还没有拿到手,林彪、叶群就结束了他们的生命。这张照片后来也就石沉大海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