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彭德怀:我已经是政治上的僵尸了(2)

“我永远都记得他在永兴巷、玉沙路背着手,看批判他的大字报的场景,英雄末路的身影让人感到心痛。”王春才说。

在造反派的冲击下,西南局与三线建委机关已不能正常运转,彭德怀在困惑中致信毛泽东,在信末他表示:“西南局和三线建委对我很不信任,怕我扩大个人影响,既然如此,请求去参加农业生产。”最后他感叹道:“我现在能见到毛主席就好了。”

然而,彭德怀这封信并没有使他得到毛泽东的保护,在江青的指挥下,一个“揪彭兵团”成立了,很快到了成都。

1966年12月22日凌晨三时,寒风凛冽,一伙红卫兵翻墙进入永兴巷7号,红卫兵不顾綦魁英、景希珍的指责,大吼道:“彭德怀!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不会伤害你,有问题要和你谈。”

让人意外的是,彭德怀从容地穿上了衣服,坐上了红卫兵的大卡车,向东郊成都地质学院驶去。钱敏立即把这件事上报周恩来,周恩来迅速指示,让成都军区派人与红卫兵一同坐火车护送彭德怀回京,要绝对保证彭德怀的安全。

在火车上,红卫兵又对彭德怀进行了审讯式的批斗,当乘客认出彭德怀时,都在感叹曾经的一代元帅现在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1974年11月29日,彭德怀在北京含恨辞世,遗体很快被运走,秘密火化。

四年后,人们在成都东郊火葬场的骨灰寄存室找到了彭德怀的骨灰,姓名那一栏填着“王川”,编号“273”。

1987年12月25日,王春才在北京中央军委彭德怀传记编写组顾问浦安修家中,将化名“王川”的彭德怀骨灰寄存单原件小纸条递给浦安修,老人很坚强,戴上老花镜,良久地端详着那骨灰寄存单,面露沉重之色奋笔为《彭德怀在三线》一书题词曰:“人间毁誉淡然对之,身处逆境忠贞不矢。” 

本文摘自《小康》2012年第8期,作者:谈乐炎,原题:彭德怀三线建设苍凉岁月,本文系节选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