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彭德怀:我已经是政治上的僵尸了

长征结束时的彭德怀(1936年)

1966年初,彭德怀决定去成昆铁路沿线看看,那是他曾经血洒战场的地方,他对那里饱含感情。成昆线被喻为“早穿棉衣午穿纱、风气飞沙天变黄”,沿线地质复杂,气候多变,其修建难度在世界铁路修建史上都罕见。

1966年3月22日,彭德怀坐在颠簸的汽车上到达了成昆铁路峨眉山段,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很多三线单位负责同志在此迎候,邀请他视察。这让他感到了莫大的安慰。

3月24日,彭德怀一行来到了乌斯河隧道,如雷的掌声响彻漫山遍野。透过望远镜,彭德怀看到了峭壁上的人影在向他欢呼,他激动地回应:“你们干得很顽强,我感谢你们,向你们致意!”接着,他踩着泥浆走进了3000米长的隧道。

彭德怀敢言的性格一点没变,他一针见血指出了花果山煤矿存在的弊病,在那个报喜不报忧的年代,人们都为他捏把汗。这只是彭德怀三线视察工作的缩影,短短一年时间内,他三次长途视察,足迹遍及四川以及贵州20个县市,15个工矿企业区。

在1966年5月下旬视察完川东大足重型汽车厂工地后,他突然接到西南三线建委的电话,让他马上返回成都,学习中共中央“五一六”通知,正如彭德怀之前所预料的,暴风雨还是真真切切地来临了,“文化大革命”拉开了序幕,一场批判会正等待着他。

西南三线建委局级以上干部20多人的批判会本来开得并不热烈,大家都有点儿心不在焉,最后在一个西南局负责人的引导下才勉强找出一些批判理由,大抵都是“你彭德怀是老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一贯反对毛主席、反党,到西南后仍不知悔改,给群众小恩小惠,收买人心……”反复争辩后,彭德怀悲凉地留下了一句:“我已经是政治上的僵尸了,有什么好批的!”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