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王光美:我是怎样嫁给刘少奇的

在延安我和少奇相识

黄峥:您能给我们回忆一下和少奇同志认识的经过吗?

王光美:实际经过也很简单。周恩来同志通知我回延安,我就又住到了王家坪。我跟毛主席的警卫参谋

龙飞虎同志在一个食堂吃饭。有一天他来告诉我,说晚上杨家岭有舞会,想去可以去。晚上我就跟着去了。那天少奇也在。龙飞虎把我介绍给少奇。少奇问了我一些北平特别是学校的情况。末了他问我:“你是不是党员?”我说我不是。当时我觉得很难为情,我跟少奇说,不知道中央领导同志能不能对我们这些才到解放区的青年给予帮助?他说:“那要看我有没有时间。”

这是我第一次见少奇。我当时并不了解少奇在党内的地位、身份。第二天,我们这些从北平军调部和南京谈判代表团回来的同志去看望朱德总司令,康克清大姐带我们去少奇住的窑洞里坐了坐,这是我第二次见少奇。

1947年3月5日,担任朱老总秘书的黄华同志通知我,要我到少奇那里谈话。原来是我第一次见少奇的时候提出过,希望中央领导同志对我们这些青年给予帮助,他记住这件事了。

到了枣园,我找到少奇的窑洞,周恩来同志正在同少奇谈话,让我等一等。一会儿,恩来同志谈完出来,热情地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进了少奇的窑洞,顺便看了看,觉得陈设很简单。谈话还是接着上次的话题,少奇给我讲了很多道理。

这样说着说着,就到了吃中饭的时间。这天正好是星期日。我在王家坪吃中灶,星期日两顿饭,我是吃了第一顿饭出来的,第二顿饭要在下午才吃。但枣园的中央领导同志没有星期日,还是三顿饭。少奇见炊事员给他把饭端来了,就留我吃饭。我说:“我已经吃过了,你慢慢吃。我在这里等,可以看看你吃的什么。”当时我也是出于好奇心,就坐在沙发上没动。我看见他的饭菜很简单,好像只两碟菜,一碗米饭,米饭上面放了一颗大蒜。我觉得奇怪,心想怎么把大蒜和米饭配着吃呢?少奇刚吃了几口,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拉开下面的抽屉,拿出几个梨子,又拿了把小刀给我,意思是让我自己削梨吃。那个梨子黑不溜秋的,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当时我看了觉得很难受,有点动感情。吃完一个梨我就出来了。少奇送我出门,没再说什么。

和少奇谈过话以后,我又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没过两天,得到通知,说胡宗南军要进攻延安,延安的机关必须撤退。少奇要我跟他走黄峥:当时延安的形势比较紧张。

王光美:我们这支由外事人员编成的一个队先到了瓦窑堡,4月到山西临县。5月,上级决定我们到晋绥分区参加土改。没想到,少奇同志也到了蔡家崖。我是在一天吃午饭的时候见到少奇的。那天少奇、朱老总和我们土改工作队的同志一起吃了一顿饭。

吃完饭出来,走到门口少奇问我:“你是在这里参加土改,还是跟我们上晋察冀?到那儿也能参加土改。”我感到意外,我想我刚来这里,还没有真正参加土改,而且我写了入党申请书,要是突然走了,那多不好!所以我也不知道深浅,就打了个官腔,回答说:“以后有工作需要再说吧!”

我回到住处琢磨琢磨感到不对:他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就想最好再问问清楚。当天晚上,贺龙同志组织小型招待演出,少奇也出席了。我就想再去找少奇问问。走到门口往里一看,见少奇、朱老总坐在第一排,少奇抱着涛涛,正等开演。我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进去。后来回想起来,少奇要我跟他走,是对我有好感,但当时我不敢胡思乱想。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