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79年中越开战在即 邓小平为何赴美?

几天之后到东京,邓小平对田中说:“对侵略者不惩罚,就有发生连锁反应的危险。”“正在考虑,为了惩罚,冒某种危险也要采取行动。”邓小平说:“有必要对越南加以制裁。

”日本外务省人士对此十分吃惊,说这是在外交上极少使用的激烈的措词。有记者问到越南侵略柬埔寨,邓小平说:“越南同苏联签订的条约具有军事同盟的性质,越南对柬埔寨发动了大规模武装入侵,并在中国边境地区挑衅。对付这样的人,没有必要的教训,恐怕其他方式都不会收到效果。”

2月12日,越南《人民军队报》的社论说:“企图给我们教训的人,应该吸取美帝国主义在越南的教训。”每一方都在各自的轨道上按惯性甚至加速度运行着。

  突如其来的二月十七日

众说纷纭中,《马来亚通报》以《中国会惩罚越南吗?》为社论标题,写道:“中国副总理邓小平前日完成美国日本之行返回北京后,中越边境局势显得更加紧张,双方剑拔弩张,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自越南驱逐华侨,侵占柬埔寨,并在边境与中国军民经常发生小规模的武装冲突后,中国显然不能不有所行动了。”这篇社论甚至精确地展望:“邓小平所说的惩罚、教训,就像当年中国攻打印度一样,是有限度的打了就撤退而不侵占领土的。这种闪电似的一战,既可大快各国人心,也可压一压越南这个东方小霸的气焰。”

对越南来说,至关紧要的是判明中国军队发起进攻的日期。越南情报机构密切注视自1978年第四季度集结到北部正面中国云南广西的解放军精锐之师,认定这支数量大约为二十个师的力量,已具有随时给予一重击的能力。

中国军队将于1979年元旦进攻,越南北部边防的一线部队接到这样的战争警报。阵地、哨所、公安屯、屯兵洞枕戈待旦。不料这是一场虚惊。接着又警告:1月5日,又是一夜徒劳的严阵以待。接着是1月15日,越军逢五就草木皆兵。然而,越军并没有因此放松戒备,而他们日甚一日地构筑防御工事。

从动向上分析,进入1月中旬,邓小平在公开场合绝少露面,为此越军无比紧张地盯着即将来临的春节。不仅因为春节对两国惯常生活的分量,更在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作用。

1月28日,旧历春节,越军的警报又一次落空。战争爆发日,在帷幕揭开之前,对全世界都是个谜。据一直在追踪中越边境军事形势的美国政府人士说,看来,中国已具有发动军事进攻的现实可能性。他说,中国是否开始大规模进攻,主要看今后一周的动向而定。美国政府判断,集结的中国军队大约在10日前做好战斗部署。中国军队将选择两条路径进攻:1、从友谊关到越南同登这条路;2、在此西北约一百公里,与越南高平连接的公路。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