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特务暗杀李兆麟将军始末:毒茶 刺死 肢解

李兆麟,辽宁辽阳人,原名李超兰,又名张寿笺。历任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委员、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北满抗联总政治部主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政治部主任、中共北满省委常委、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等职。

日本投降后,李兆麟将军于1945年8月22日随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市。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委员、东北抗联驻哈尔滨办事处代表。滨江省副省长和中苏友好协会会长等职。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为了独占东北,向东北解放区大举进攻。我党政军机构暂时撤离哈尔滨后,哈市中苏友好协会便成为我党团结各界爱国民主人士,对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的重要阵地。

在1946年哈市各界青年和知识分子召开代表大会时,李兆麟将军均以中苏友好协会会长身份出席了会议。在会上反复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主张,揭穿蒋介石反动派搞假和平真内战、假民主真独裁的反革命面目,号召各界人民团结起来,为实现独立、民主、自由、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李兆麟将军的工作,博得了群众的热烈拥护和赞扬。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威信日益提高,李兆麟将军也就成了反动派打击的目标。特务头子张渤生被苏军逮捕后,国民党反动派认为是兆鳞将军所为,更加怀恨在心。

国民党军统局滨江组是一伙专搞暗杀活动的组织。李兆麟、马亮、周维斌、张观等同志早就被列为他们暗杀的对象,特别是以李兆麟将军为主要目标。此事开始由滨江组组长张渤生直接领导,张渤生被捕后,由该组织骨干何士英、阎钟章领导并具体执行。

敌人为暗杀李兆麟将军,曾谋划过几个行动方案,但都没有得逞。特务何土英总结几次失败的教训,提出使用与李兆麟将军能接触的人,把李兆麟引到一定地点再进行动手。他们认为孙格玲最为合适。孙是市政府女职员,中俄混血儿,会讲俄语,早就在工作中与兆麟将军有过接触,而孙格玲也接受了任务。何给孙的第一个指示是伪装进步,在不引人生疑的范围内与李接近。又说:“你的任务就是把李兆麟引到一定的地点。”孙表示愿意执行这个阴谋。

为不引起注意,特务们决定使用毒药。当时搞到剧毒药物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士英动用了潜伏在医务界的特务高喜元、阎力为,通过南岗百灵制药厂的杜忠忱购买了500克,研细装入小瓶,特务们唯恐投毒不成,又雇佣了土匪准备用刀行刺。1946年2月何士英派阎钟章收买了土匪高庆三、孟庆云,谈妥事成后每人给20万元赏钱。2月9日,市府礼堂有一个大型集会,与会者拟邀请中苏友好协会会长、苏联军官等多方面人士参加。孙格玲被指派为招待人员。在会上,孙表示了对李兆麟的敬仰,李兆麟将军亦表示说:“有时间到友协去谈谈”。2月中旬孙格玲去友协见到了李兆麟将军,孙讲了她不满意市政府人员们的腐败作风,要求学习,并答应给李兆麟将军做情报工作。走时邀请李兆麟有时间到她家里做客。这个时候特务们暗杀地点尚未选定。所以何士英又指示孙格玲说:“如果李兆麟主动要求去你家时,要想办法拖延,等候我们的布置”。

特务们根据孙格玲的活动进展情况,积极寻找谋害地点,开始选定马家沟河沟街10号阎钟章家,因为楼下是警察派出所而被否定。又选在巴拉斯旅馆3楼,孙格玲认为不适当。最后确定在水道街9号特务孙海镜家,因为这个地点与中苏友协距离较近且条件最为合适。

特务们原计划让孙格玲在纪念“三八”妇女节大会上邀请李兆麟到水道街9号去,但因李兆麟有事,密谋的计划未能实现。又约定李兆麟将军于9日去水道街9号,李将军随手在办公室日历牌上写了“9日去约会”5字。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