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蒋介石曾放话:反对我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蒋介石本来就无心听李宗仁啰嗦,不过摆摆门面而已。谁知李宗仁颇有些得理不让人,竟说起来没完,而且都是些责难之辞。脸上便挂不住,但又不好发作,变得十分尴尬,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李宗仁知道多说无益,停下来看着蒋介石,希望他表示一个态度。

蒋介石曾放话:反对我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蒋介石不是一个擅长演说的人,但在黄埔军校的时候,蒋却是一周一讲,甚至一周三讲,其慷慨激昂,严厉急切兼为黄埔弟子熟知。此为黄埔军东征时蒋介石做演讲。

本文摘自《红墙知情录:共和国外交轶事及两岸风云》,尹家民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10

9月下旬,在台湾没待几天的蒋介石还是关注着大陆,他又一次飞到广州。

在北方,已是秋风送爽,而燠热的南方仍然是蒸笼一般。只是早晚已不像前两个月那样闷热了。

蒋介石这次到广州,住在黄埔军校的中正公园内。黄埔军校所在地黄埔岛,地处珠江下游,距广州20多公里。军校成立前,这个岛叫长洲岛,四面环水,环境幽静,被孙中山看中,认为是学习和训练的好场所。1924年5月,孙中山在这儿创办了黄埔军校,培养革命军事干部。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的产物,也是蒋介石的发迹之地,他在这里走向权力的长廊,掌握了兵权,培养了骨干。到1927年他发动“四·一二政变”时,军校已有一到四期的毕业生4900多名。毛泽东也曾来军校讲过课。其他人,周恩来、恽代英、叶剑英等都曾在此任过要职。后来蒋介石的一些嫡系将领,大多出身黄埔,形成了手握兵权的“黄埔系”。蒋介石在军队的这些部下,一般都称他为“校长”,自称学生。

蒋介石认为,这次到广州,还是住在黄埔军校较为安全,同时也可以引起部下对创业年代的一些回忆,从而振作起来,挽回败局,也给自己打打气。

蒋介石在蒋经国、俞济时的陪同下,登上黄埔岛的升旗山。在山顶上四面展望,山川田园尽收眼底。蒋介石不由得想起于右任老先生为黄埔军校题写的对联:登高望远海,一马定中原。真是贴切无比,寓意深远。后来蒋介石把这副对联又挂到了南京黄埔路官邸的会客室中,以激励自己毋忘“黄埔精神”。可叹的是,现在一马平川的中原早已丢光,此时只有登高观海望洋兴叹了。

一到广州,蒋介石就迫不及待要召见高级将领。他埋下的眼线早已暗中通报他,张发奎、余汉谋、薛岳等人对他不满,正在拉拢李宗仁、白崇禧图谋不轨。这是目前他最不能容忍之事。他命俞济时通知余汉谋、薛岳、李汉魂来黄埔军校见他。这几个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走进门,就被蒋介石冷脸相迎,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你们以为现在就可以反对我了吗?谁反对我,样子不是摆着吗?胡汉民、李济深、陈济棠都反对过我,结果怎么样?民国十九年,李宗仁、白崇禧,还有张发奎联合阎锡山、冯玉祥要反对我,结果又怎样了呢?反对我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你们想乘困难之时来搞我吗?我叫你们一个个没有好结果!”

蒋介石自顾自地骂着,没有一个人应声。其中有人脸上很难看,几次想发作,一看会客室四周站满了警卫,且一个个虎视眈眈,如临大敌。再说蒋介石遭此大难,又是个残忍的人,只要稍有反抗的表示,就有可能掉脑袋。于是大家只顾听,一言不发。蒋介石这才慢慢消了气。

众人离去时,蒋介石又叫住了白崇禧,说有话要与他单独谈。白崇禧只好留下。蒋介石又变得和颜悦色,一再让白吃茶,并说自己近来脾气不好,请他不要见怪,随后说起历史:“民国二十六年我们两人精诚合作,所以能完成北伐,统一全国。此后不幸为奸人挑拨离间,以至同室操戈。但后来卢沟桥事起,我俩又复忠诚合作,终于把日寇打败,收复国土,建立不世之功。今共党虽猖狂,国势虽极危险,只要我们能两人同心同德,精诚合作,大事尚有可为。”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