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曾想和彭德怀好好谈谈

彭德怀和毛泽东

“彭老总批给我看的尽是消极材料,尽给我送消极材料。”

为了总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的经验教训,解决实际工作的问题,1959年7月初至8月上旬,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在江西庐山召开。

7月2日开会后,毛泽东一直轻松愉快。尽管他在紧张地考虑大跃进和公社化的后果及前途,在考虑同苏联赫鲁晓夫之间出现的矛盾,在考虑自己队伍中出现的不同观点和态度,但他始终信心十足,坚信前途是光明的。整个会议的气氛都是轻松愉快的,一到傍晚,首长们或参加舞会,或观看演出,或三三两两散步,欣赏庐山的真面目。毛泽东把刚写作的《到韶山》和《登庐山》两首诗交给周小舟、胡乔木订正,结果就传了出来,大家互相传抄吟诵,气氛十分融洽。

经过十多天的讨论,大家对形势的看法取得了比较一致的意见,认为:形势大好,问题不少,前途光明。

7月13日,早饭后,彭德怀来找毛泽东。不巧,毛泽东刚刚睡下,他折身回去了。

7月14日,彭总给毛泽东写了—封长信,这就是后来人们传说的“万言书”。

毛泽东看过这封信后,带着苦笑的表情说:“彭老总批给我看的尽是消极材料,尽给我送消极材料。”接着他说出几位中央首长的名字,说“他们送的材料积极”。

三天之后,大会秘书处把彭德怀的信印发给大家。于是在继续讨论 《会议纪要》的同时,讨论《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

我们虽然不知道会议讨论的详情,但明显地感到,彭总的上书打破了“神仙会”的平静,开始时那种轻松气氛渐渐消失了。

彭德怀坐到了最后一排,并且剃了很光的头

7月23日上午,召开总结会议。就在这次会上,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