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国政治之谜”:林彪生命中的最后一周

1971年9月3日,毛泽东从南昌到达杭州,接见了当地有关人员。

当陈励耘前来看望毛泽东时,毛泽东知道陈励耘掌握着杭州的警备大权,对他表现出异常的厌恶,当面问他:

“你同吴法宪的关系如何?吴法宪在庐山找了几个人,有你陈励耘,有上海的王维国,还有海军的什么人。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把陈励耘弄的狼狈不堪。

毛泽东活动的范围相当广泛,接触的人也相当多,其中夹杂着林彪一伙的人。到9月5日,林彪用来窃听毛泽东南巡谈话内容的情报网终于织成了。

9月5日晚,在北京的周宇驰用电话从广州空军司令部参谋长顾同舟那里了解到,广州部队负责人正在传达毛泽东在长沙接见他们时的谈话内容,便说: “你们听完后也向我们传达”。深夜11时半,周宇驰通过于新野打电话给顾同舟,了解到毛泽东谈话内容,并作了十五页记录。9月6日,周宇驰亲自驾驶直升飞机到北戴河,将电话记录稿交给叶群、林立果。晚上,周宇驰打电话向顾同舟表示感谢,并说:“你在关键时刻立了大功,这说明你的路线觉悟高。”“林副部长要你再整理一份文字稿,派人送到北京来。”顾同舟立即动手整理了一份长达五十页的记录稿,让他的老婆带着孩子,以治病为名,乘飞机将记录稿送到北京。

9 月6日,凌晨6时许,武汉部队政委刘丰来到从北京专程陪外宾到武汉的李作鹏住的宾馆里,向他密报毛泽东在武汉的谈话内容,李作鹏听后心急火燎。他看出来,毛泽东的谈话说明庐山会议的问题没有完,这次上纲比在庐山会议时更高,矛头是对着林彪的。一种命运不祥的预感催促他当天返回北京,把密报分别告诉了黄永胜和邱会作。当晚,黄永胜又用保密电话机,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叶群。

林彪、叶群接到广州、武汉两个地区的情报后,认为毛泽东这次南巡非同小可。庐山会议上曾经决定,陈伯达的问题到此结束。然而,他们深感庐山会议结束后对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的处理,真有点让人说不出滋味来。1970年底的“批陈整风”运动,批的是陈伯达,指的却是林彪手下的几员大将。毛泽东的这次南巡,把庐山会议上的斗争重新提到路线高度,不仅点名批了黄永胜、吴法宪,也追到林彪头上了,毛泽东所说的夫人不当办公室主任指的明明就是叶群,……

林彪反复思考着这一切,认为不得不与毛泽东摊牌了。于是,下决心乘毛泽东南巡之机对他下毒手。

实施谋杀计划

有关毛主席谈话内容的情报,好似晴天霹雳,使林彪反革命集团惊恐万状,慌作一团。他们经过紧张策划,作出了乘毛主席南巡的机会立即动手杀害毛泽东主席的罪恶决定。

9 月7日,林立果向“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等战备”的命令。叶群、黄永胜、李作鹏之间又进行了电话联系。周宇驰驾驶直升飞机从北戴河飞回北京,到江腾蛟家中,让江腾蛟看毛泽东南巡期间的讲话记录,还对江腾蛟说:“现在看起来要对我们下手了。我看还是先下手为强。毛泽东正在杭州,很快回北京过国庆,路过上海时可以动手。我们不动手,将来别人上了台,我们这些人都完,你首先完。”江腾蛟说:

“那就叫王维国干吧。”周宇驰回答道:“不行,王维国太粗。”

江腾蛟悟出周宇驰的意思,又说:“那就只有我去了。”周宇驰忙说:“要去赶快去。”江腾蛟认为:“杭州现在是最好的时候,毛主席9月25日前不会回来。”周宇驰为了壮胆子还说:

“现在我们不干,今后很难遇到这样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江腾蛟与周宇驰密谈之后,9月7日晚上和8日下午,分别和民航总局政委刘锦丰、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部长鲁珉进行了联系。

于新野根据周宇驰的安排,于9月8日到上海,和王维国秘密串联,并在七三四一部队军务处处长蒋国璋陪同下,察看了毛泽东专列到上海后预定的停车地点,特地去了解七三四一部队有没有火焰喷射器等武器。晚八时许,又赶到杭州找到陈励耘,探听毛泽东到杭州后的情况及以后的行动安排。

九月八日,林彪用红铅笔写下了他的武装政变手令:

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

林彪

九月八日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