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林彪罗织罗瑞卿“十大罪状”

1966年,文化大革命初期,毛主席和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 中新社资料图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前,朱德、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罗瑞卿在一起。 中新社资料图

《罗瑞卿传》由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批准撰写,历时八载,在采访一百多位罗瑞卿老战友和知情者、查阅大量珍贵文献资料基础上,以严谨平实的文笔真实地再现了罗瑞卿大将为建立新中国出生入死的战斗历程和为我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做出巨大贡献的光辉人生,也如实反映了他在“文革”中的悲惨遭遇。

林彪借总结讲话突然发难

1964年5月初,罗瑞卿回到北京,继续出席作战会议。不久,林彪也回到北京。在作战会议期间,罗瑞卿经常到林彪处请示工作。一次,他告诉林彪,与会人员希望毛主席接见,但主席不在京,他建议请在京的中央常委接见一次。林彪同意。罗问林能不能去,林彪摇摇头,“身体不好,不见了。”但是,5月19日接见前林彪却突然到场。

接见即将结束,刘少奇已经宣布散会,林彪突然站起来说:“少奇同志,我还要讲话。”接着便讲了一通,批驳了那三位组长的发言,最后他说:“作战会议我不讲话了,要讲,让杨成武他们去讲。”罗瑞卿讲不讲,他只字未提。

作战会议定于5月底结束,结束前与会人员建议由罗瑞卿作总结发言,这一信息已登载在会议简报第63期上。5月25日,林彪看到这期简报后立即指示:

作战会议只能以主席、中央常委和会议多数人的意见和会议文件作为结论,不准任何个人以总结的名义讲话。元帅、总长和副总长都可以发言,会议上不能散布个人做结论的空气。如果散布了,要当众宣布收回……63号简报,关于罗总长做总结发言的提法不对,要具体进行的问题,以后可以逐步用军委常委或军委办公会议的名义发出指示。

林彪的秘书立即将此指示用电话通知罗瑞卿的秘书。当晚,罗瑞卿一回到家就看到林的“指示”。这时,叶群来电话了:“总长,今天下午我有事去总后,就出了这个事。一○一(林彪代号)发了大脾气,把两个孩子都吓坏了。现在,他已经睡了,我又不能出去,请你到我这儿来谈谈。”

罗瑞卿立即登上汽车来到毛家湾。他刚坐下,叶群便指着她的儿女故作正经地解释:“深更半夜,我们两人谈话不方便,只好把他们两个也叫来。”她接着说:“下午他可是大发脾气呵!站在电话边要秘书把他说的一个字一个字记下来并且看着秘书同各处打完电话。我回来后,一听说这事,连忙向他解释,并不是你自己要做总结发言,那天我在场嘛。大家推了半天,是大家要你作的……”

叶群继续说:“4月份你说来看他,到处放风,就是不来。5月份,亚楼同志刚死,刚刚作了通气的规定,又出了干部评级定薪的问题。干部的事情,他林彪要负责呀!”

所谓干部评级定薪,是指高干的评级定薪,总政搞了文件和一个名单,呈送林彪和罗瑞卿。罗已阅,让总政副主任徐立清请示林彪。叶群答复:一○一身体不好,名单不看了,汇报也不听了,军委办公会议讨论即可。军委办公厅主任萧向荣在办公会议讨论后即将文件和名单上报中央。叶群收到中央办公厅送来的文件后立即打电话责问:“刚刚规定了的要通气,为什么又不通气?这样重要的事,为什么不经过林就送中央?”后来,在6月3日召开的军委办公会议上,罗瑞卿承担了责任,徐立清作自我批评,也说明了叶电话答复的情况,但叶群却不认账了。

叶群接着说:“今天这件事不要扩大,公开是不利的。我已把所有电话记录追回了,并交代秘书任何人都不准讲。”罗瑞卿不接这个话茬,而是问她:“我怎么过关?”

叶说:“由我来转弯,说服他不要公开此事。我说好后,通知你来。你见了他,不要再提此事,就报告你要去作战会议发言,准备讲什么,问他有何意见。但不要讲是总结发言。”

罗瑞卿点点头,答应照办,便起身告辞。回到家,他憋了一肚子气,便对郝治平说:“一个国防部长、一个总参谋长,她叶群夹在中间算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