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苏联档案揭秘:斯大林为何要阻止中共南昌暴动

核心提示: 从莫斯科电文看:斯大林是想间接、变相地阻止中共的南昌暴动计划。很明显中共的计划是以获取苏联人力、物力、财力支援为前提的,但回电明确禁止苏联军事顾问参与南昌暴动,也不提支持和援助。

[导读]从莫斯科电文看:斯大林是想间接、变相地阻止中共的南昌暴动计划。很明显中共的计划是以获取苏联人力、物力、财力支援为前提的,但回电明确禁止苏联军事顾问参与南昌暴动,也不提支持和援助。

苏联档案揭秘:斯大林为何要阻止中共南昌暴动

反映八一南昌起义的油画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6期,原标题为“1927:南昌起义的苏联因素”

作者系中央编译局副研究员

在中共党史或中国革命史文献和著作中,对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的一些细节很少提及,这或许是因为缺少相关资料,或许是被过去的官方定式评价所限。本文旨在以苏联解体后陆续解密的档案材料为根据,对南昌起义中的“苏联因素”进行分析和探讨。

共产国际代表曾直接参与南昌起义的策动

在汪精卫发动“七一五”反革命政变10多天后的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人就在南昌打响了反对国民党白色恐怖的第一枪。9月9日和12月11日,又先后在湘赣边界和广州发动了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这些起义都曾受到苏联方面的直接影响或援助。

1927年7月23日抵达汉口的新任共产国际驻华代表罗明纳兹,曾多次跟瞿秋白、张国焘等中共领导人讨论过即将发动的南昌起义。7月26日,罗明纳兹和曾担任国民革命政府总军事顾问的布留赫尔等人,再次跟中共领导人商讨南昌起义问题。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对这一天的会商情况作了这样的描述:“由于罗明那滋的发动,中共常委会于二十六日下午四时在汉口一所住宅里秘密举行会议,参加的有中常委我和瞿秋白二人,李维汉、张太雷两中委,罗明那滋和另一少共国际代表,俄顾问加仑及范克,另外还有两位翻译人员。”此处的“罗明那滋”,即罗明纳兹,一些文献资料还将此人译成“罗米纳兹”,实指同一人;“俄顾问加仑”是指布留赫尔,“加伦”是布留赫尔在中国使用的化名,张国焘称其为“加仑”,也是译名差异而已。商讨过程中,布留赫尔建议最好能争取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一起行动,那样的话将会“在军事上极为有利”,否则,“如在南昌与张氏分家,参加暴动的兵力不过五千至八千”。

南昌起义后该怎么办?布留赫尔建议南下广东,因为大革命时期广东曾是革命的中心,工农群众的觉悟较高,有良好的革命基础,而且南下广东东江,占领出海口,也便于获取苏联方面的援助。这样先恢复广东革命根据地,建立革命政府,然后再图举行第二次北伐。布留赫尔的建议得到了莫斯科方面的赞同,8月5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致电布留赫尔:“您关于汕头等等的意见,我们认为都是正确的。”(《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27—1931)》,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李维汉后来在其《回忆与研究》一书中也指出:“至于南昌起义军要南征去占领潮汕,以便接受苏联的援助,更是共产国际的具体指示。”

上述回忆材料及档案文件清晰地证实:共产国际代表和苏联军事顾问曾直接参与了南昌起义的策动和计划。

中共武装起义须经共产国际批准?

《中国共产党历史(1921—1949)》第一卷在讲述南昌起义时指出:“1927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派遣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恽代英等赴江西九江,准备组织中国共产党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中的一部分力量,联合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重回广东,以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实行土地革命。7月20日,因发现张发奎已经站在汪精卫一边,李立三等立即抛弃依赖张发奎的计划,提议独立发动反对南京和武汉的国民党政府的军事行动,即南昌起义。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会在获悉李立三等人的提议后,正式确定了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的部署。随后,向共产国际报告了起义的计划。”

为什么中共发动武装起义须事先报告共产国际?因为中共于1922年7月正式加入共产国际,成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因而在组织上必须服从共产国际的领导。1922年7月中共二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指出:“中国共产党……正式加入第三国际,完全承认第三国际所决议的加入条件21条,中国共产党为国际共产党之中国支部。” (《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文献资料选辑(1917—1925)》,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7年版)而21条的《第三国际的加入条件》中的第17条则明确规定:“共产国际代表大会及其执行委员会的一切决议,所有加入共产国际的党都必须执行……当然,共产国际及其执行委员会在一切工作中,同时必须考虑到各党斗争和活动的种种条件,只是在可能的情况下,才对某些问题作出全体成员都应当执行的决议。”

不仅如此,共产国际代表有关共产国际与各国支部关系的宣传也让中共早期组织及其领导人颇为满意和放心。早在1921年初,中共还没有正式诞生时,张国焘就曾跟受共产国际派遣来华考察中国革命形势的维经斯基探讨过俄共(布)和共产国际之间的关系问题:“在他看来……共产国际……是由各国共产党共同组织起来的世界革命的大本营,总部虽设在莫斯科,但不能与苏俄政府混为一谈……俄国共产党不过是共产国际的一员;根据国际主义的精神,尽一个支部的义务,享一个支部的权利。共产国际的一切决议都须经由多数通过才算有效,并不是俄共所能操纵的。不过俄共在各兄弟党中,因为是革命获得胜利的唯一的一个,它的领袖列宁与托洛茨基又都具有极高的国际声望,所以事实上它在共产国际具有领导党的地位。但它决不会滥用它的这种地位,换句话说,它不会要求共产国际来适合苏俄的外交政策,也不会强迫其他各国共产党采取某种不适合于其本国革命要求的政策……威金斯基的说法得到我们的普遍赞许。也许这真是初期共产国际的方针,也许只是他过于天真的说法,我们当时也竟没有料到会由此发生什么问题,而后来事实上的表现却完全不是如此简单。”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