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前夫唐纳不为人知的故事 曾获叶剑英元帅接见

江青前夫唐纳不为人知的故事曾获叶剑英元帅接见

蓝苹便装照

江青前夫唐纳不为人知的故事曾获叶剑英元帅接见

1998年2月21日叶永烈夫妇(后右二、一)与陈璐(前右)红儿(前左)及红儿妻子(后左)在武汉

夏家来了特殊的“房客”

关于江青前夫唐纳的真实身份,我是在1986年8月7日采访唐纳挚友夏其言时得知的。

夏其言跟唐纳、江青同龄,都属虎,生于1914年。夏其言曾任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党委副书记、副总编辑。2002年10月23日,病逝于上海华东医院,享年88岁。记得,在27年前,当我得悉唐纳挚友夏其言在沪工作,便于1986年8月7日前往拜访。除了听觉差一点之外,夏老身体甚健,记忆清晰。此后,我得以多次向他请教。

夏其言说,他跟唐纳相识,说来纯属偶然:他是浙江定海人。1934年,正值刘鸿生开办的中国企业银行招收练习生,高中毕业的他考上了。跟他一起考上的,有个名叫马骥善的青年,两人意气相投,遂结为好友。马骥善之兄,即马骥良,也就是如今人们所称的唐纳。马骥良常到银行宿舍看望弟弟,跟夏其言结识了。夏其言也随着马骥善喊马骥良为“大哥”,虽然他跟马骥良同龄。那时候,马骥良参加了“C.Y”,亦即共青团。夏其言呢,正追求进步,悄悄地在读马列著作。正因为这样,他跟马骥良相见恨晚,非常投机。夏其言记得,有一天,马骥良神秘地对他说:“我有一个朋友,很有学问,可以教你懂得许多革命道理。不过……”说到这里,戛然而止,马骥良用双眼看着夏其言。夏其言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我不怕风险。”马骥良这才轻声地说:“他没地方落脚,你敢不敢收容他?”夏其言一口答应下来。当时,马骥良租房居住,房间很小,而夏其言的父亲在“十三层楼”(今上海锦江饭店)掌厨,他家住离“十三层楼”不远的长乐路怡安坊17号,石库门房子,独门进出。过了几天,夏其言家多了一位青年“房客”。那青年“房客”跟夏其言住一间小屋。他跟马骥良、夏其言同庚,所以很谈得来。

“房客”叫小琳,常用的笔名为史枚,真名佘其越、佘增涛。此人跟马骥良同乡、同学,马骥良用“总角之交”来形容。所谓“总角之交”,即少年朋友。日子久了,夏其言才明白,佘其越乃中共地下党员。神不知,鬼不晓,他隐居在夏其言家里。国民党警察局追捕佘其越,却也不会查到夏家,因为在此之前,佘其越跟夏家毫无瓜葛。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