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邓小平为何喜欢称"同志"?表达民主平等意识

这是 28年前的一件往事——1984年4月,武汉一位工人,因为亲身受到的冤屈而给小平同志写了一封信。信中不称“军委邓主席”,也不称“中顾委邓主任”,而是恳切地写道:“小平同志,我这样的称呼,似乎不太礼貌,若有不妥之处,请给予责备。”小平同志看了这封“称同志”的信,当即写下了一段话——“头一次看到这样的称呼,我很喜欢,酌重处理”……

重提28年前的这段往事,不仅是因为这封信和小平同志亲笔写下的“我很喜欢”,后来在武汉展出时给人们心灵的撞击和激荡,更是因为小平同志说的“久违”了的“同志”二字,近些年来,在我们的生活中岂止是 “久违”而已——在不少地方,无论是机关还是事业企业,“党内称同志”这条党规业已荡然,“同志”二字早已退出上下关系,而称“长”道“总”的风气倒已风靡,以职务相称、以官衔互道,几乎成了“同志”间的习惯甚至规则。如果说这还罢了的话,还有把领导称为“老板”的,甚至将“长”呼作“老大”了,这就不只是几分人身依附,而颇有一点江湖上“道”的味道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