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闻天三次主动“让贤” 反对毛泽东同江青结婚(4)

主动到东北当省委书记

在庐山会议上直言招祸

延安整风时,张闻天检查了过去的教条主义倾向,要求到实际工作中锻炼。接着他去搞农村调查,随后提出一个将来如何使农民富裕的生产方式设想。当时的环境使这一设想不能实现,不过几十年后再看这一见解,人们却不能不佩服张闻天的远见。

1945年党的“七大”时,张闻天仍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却主动到东北去,随后担任了合江省委书记(合江省系如今的黑龙江省东部地区)。在这里,他领导了剿匪和土地改革斗争,使当地成为东北解放区的重要后方基地。

新中国成立后,张闻天转入外交领域,曾任中国驻苏联大使、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在“八大”时他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他一生为人正直,在历史关键时刻提出过不少真知灼见。1959年7月庐山会议形势逆转时,胡乔木曾事先打电话劝他少讲一些,张闻天还是不计个人得失,忠言直谏,讲了三个小时,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观点和调查研究的材料为依据,指出和分析了大跃进以来“左”的错误。

在庐山会议上,张闻天直言招祸,被错误定为“反党集团”成员,撤职后任中科院哲社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他此后仍注意经济调查,写下了集市贸易意见书、生产关系两重性论文和政治经济学笔记。“文革”中,他遭受极左势力迫害,被监护审查并遣送广东肇庆。因毛泽东对他还有过好的评语,晚年张闻天在生活上得到些照顾。最后他以张普(意思即普通人)的名字被安置在江苏无锡,1976年7月1日病逝。

补白

被遣送后写下“肇庆文稿”

在张闻天身上,体现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优点和一些弱项。不过从主流上看,他确是党内面向世界追求先进思想、先进生产力的光辉代表。1969年以后,张闻天被遣送到广东肇庆,没有恢复组织生活,没有人身自由,可是他仍然乐观而自信,沉下心来,写了将近10万字的理论文章。他对外甥讲:“书可焚烧,书可禁读,但禁不住写书人思想的波涛。不是吗,我过去写的读书笔记,被掠夺一空,今天我又重写了一大沓!”

张闻天晚年写下的这批文字,被称为“肇庆文稿”,其中处处闪烁着真理的光芒。比如,他在《衡量党的路线政策的最高尺度》一文中说:“群众的实践,是衡量党的路线和政策的最高尺度。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尺度。”这段金石之言,直至1978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之后,才为全党接受而成为共识。可以说,他写下批判“左”倾错误、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肇庆文稿”,为后来的改革开放事业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这一历史功绩在新时期也应始终被人们感怀。

(作者为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

来源:北京晚报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