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批评江青等人:你们不要搞“四人帮”了(4)

5月3日深夜,十几名政治局成员聚集在中南海毛泽东住地,周恩来也抱病出席会议。关于反“经验主义”问题,毛泽东说:我自己也犯了错误,春桥那篇文章(应为姚文元的《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一文),我没看出来。只听了一遍,我是没有看,我也不能看书,讲了经验主义的问题我放过了。……还有上海机床厂的十条经验,都说了经验主义,一个马克思主义都没有,没有说教条主义。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经验主义的人多,无非是不认识几个字,马列也不能看,他们只好凭经验办事。毛泽东强调说:无论经验主义,无论教条主义,都是修正马列主义。关于“四人帮”搞的“三箭齐发”,毛泽东说:现在我们的一部分同志犯了错误,要批评。三箭齐发,批林?批孔?批走后门。毛泽东批评江青等人说: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为什么不和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批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我看江青就是一个小小的经验主义者。教条主义谈不上,她不像王明那样写一篇更加布尔什维克化文章,也不会像张闻天那样写机会主义的动摇。不要随便,要有纪律,要谨慎,不要个人自作主张,要跟政治局讨论,有意见要在政治局讨论,印成文件发下去,要以中央的名义,不要用个人的名义,比如也不要以我的名义,我是从来不送什么材料的。毛泽东又说: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做,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

5月4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主持有王洪文?叶剑英?邓小平?张春桥参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中央政治局讨论?贯彻毛泽东5月3日讲话精神。会上,首先核对了毛泽东讲话内容。之后,根据毛泽东关于《红旗》杂志近期已刊载署名田春的一篇文章?4月23日对新华社报告批示可不下达的指示,决定由中央发一文件,从正面阐述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及如何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等问题。

会后,周恩来在5月4日?5日起草关于学习毛泽东理论问题的指示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工作等问题的意见稿。意见稿结合毛泽东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内容,谈了对“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反修防修等问题的认识和理解,认为:在学习过程中,需“在一定时期有针对性加以宣传”,“把主席指示的反修防修的目的说清楚”。对犯一般经验主义的人,“要慢慢来教育改造”。又指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有些报告?报刊社论?文章?新闻报道?内部清样中,只强调反修正主义的一项经验主义,放过另一项教条主义,有些地方甚至连反修正主义主题都不提了,这不能不是一个错误。报纸全国转载,清样有时转至各地,军队报告发至下层,这不能不引起一部分地区?部队和一部分机关?学校,弄得争论不休,或者年老干部又不敢负责工作。因为有文章上说,“资格老,能打仗的人就有背上经验主义包袱的”。“在上述情况下,单由《红旗》五期发表田春一篇文章,由《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转载,恐还不够。”为此,同意“由中央发一个从理论到政策的文件”。对于毛泽东指出的江青等人的“这次错误”,表示“拥护主席意见”,“有错误的,要有自我批评”;此外,“同意小平同志意见”,“愿自我批评的就说,说多少都可以,不说也可以,不要强人所难”。关于中央政治局的工作和手续问题,强调:政治局工作“必须遵守九大?十大方针路线,‘三要三不要’,以安定团结为好”。“凡要议大事,先在政治局常委谈一谈。各单位拟好文件的,除外交?国防事急需立即传阅送批外,其他总要在二三天前先行送阅待议。政治局同志有意见(除小事急事外)需提政治局讨论的,请先向主持人在两三天前提出。个人除自己管辖的单位外,其他需下达的事,必须经过政治局常委会或主管部门同意后以机关名义下达。个人交换意见,不能以个人或机关名义下达下送文件。个人通信,不能以指示口气来信和通电。”关于经济建设问题,指出:“不能再耽误了。”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