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批评江青等人:你们不要搞“四人帮”了(3)

4月5日,江青对北大?清华大批判组说:“春桥同志的文章还有一个重点,全国的反映都没讲这个问题,党现在的最大危险不是教条主义而是经验主义。”

4月7日,《解放日报》发表署名向林的学习参考资料:《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经验主义怎样成为王明机会主义的助手》。这篇资料,借批“经验主义”攻击周恩来,当即引起强烈的反对。资料说,那些狭隘的“经验主义”者,“他们轻视理论学习,醉心于无原则的实际主义,满足于没有远见的事务主义,以自己的局部经验,指挥一切,而不肯听取别人的意见。恰恰是这些同志,自觉地或不自觉地成了王明教条主义的合作者”。资料说,“经验主义”者是参加了1926年至1927年的北伐战争的,但“他们看不到即使在大革命时期,也必须建立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以农民为主体的军队,必须解决乡村的土地问题,才能巩固以大城市为中心的根据地。他们更看不到,在大革命失败后,革命力量只能在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发展,必须建立红色根据地,以反‘围剿’来打破敌人的‘围剿’”。王明路线统治时期,“经验主义”就同他们合作,成为他们的助手。“经验主义”者确实帮了王明路线的大忙。“由于他们的妥协和支持,在六届四中全会上,王明机会主义者夺取了中央的领导权。在第五次反‘围剿’的开头,这些犯经验主义错误的干部继续军事冒险,反对诱敌深入的正确方针,后来则变成了军事保守主义。”

在江青集团的鼓动下,三四月间,《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解放日报》等报刊发表了许多反“经验主义”的文章。反“经验主义”的典型经验也随之搞了出来。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四人帮”在上海机床厂搞的批“经验主义十条表现”的材料。有的地方还召开了经验交流会。

在江青一伙的煽动下,有的地方开始揪“经验主义分子”,一些领导干部被迫检查“经验主义错误”。这对邓小平正在进行的整顿工作构成了新的挑战。

毛泽东为了平衡党内老同志的不满,不得不赞同邓小平的意见,反对“经验主义是当前主要危险”的提法

1975年4月18日,毛泽东由邓小平陪同,在中南海会见金日成。会见结束后,邓小平向毛泽东反映北京的最近情况,特别讲到江青等大批所谓“经验主义”的问题。邓小平表示,他不同意关于“经验主义是当前主要危险”的提法。毛泽东为了平衡党内老同志的不满,不得不赞同邓小平的意见。

4月23日,毛泽东在姚文元转送的新华社《关于报道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请示报告》上批示:

提法似应提反对修正主义,包括反对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二者都是修正主义,不要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各地情况不同,都是由于马列水平不高而来的。不论何者都应教育,应以多年时间逐渐提高为好。

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为懂了,其实不大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一种表现。

此问题请政治局一议。为盼。

4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贯彻毛泽东4月23日批示精神。会上,叶剑英?邓小平等在发言中严词批评江青?张春桥等人大反“经验主义”的错误,并对江青在1973年11月21日至12月初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所谓“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在批林批孔运动中以个人名义送材料和进行其他宗派活动的问题,提出尖锐质问。江青被迫作了检讨。会后,王洪文以汇报政治局会议情况为由,致信毛泽东,诬告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总是把形势说得一团漆黑,支持?纵容社会上最凶的谣言,并称:“这场争论,实际上是总理想说而不好说的话,由叶?邓说出来,目的是翻前年十二月会议的案。”

江青也给毛泽东打电话。接电话的张玉凤向毛泽东报告了。她当时留下一份记录:

一九七五年五月,我向毛主席报告江青同志来电话说这几天政治局开会对她进行围攻的情况(大意)。毛主席说:这个会有成绩,把问题摆开了。批评江青还是第一次。她这个人只能批评别人,很凶。别人不能批评她。批林批孔,什么叫孔老二她也不懂,又加了走后门。几十万人都走后门,又要这几十万人批林批孔。有走前门,就有走后门,几万年还会有。以上谈话,毛主席当时没有指示传达。张玉凤记,一九七五年五月。

5月1日,根据毛泽东的批示,姚文元责成《红旗》杂志写作组以田春的笔名在《红旗》杂志第五期发表《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一文。文中提出:“我们在反对修正主义的时候,包括着克服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这两种错误倾向。”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